期刊名后面有个 X,代表什么?

期刊名后面有个 X,代表什么?

在学术出版界,开放存取已是大势所趋,因此期刊和出版商都在想方设法地提供更多开放存取路径。在这个趋势下,镜像期刊的概念开始蓬勃发展。该新型出版模式由爱思唯尔(Elsevier)首创,在学术圈引起了广泛讨论。

那镜像期刊到底是什么呢?

顾名思义,镜像期刊就是现有期刊的镜像(但期刊内文章不一样),它们由同一家出版商出版,有共同的编委会和同样的同行评议流程,并且选择标准也一致。

实际上,连投稿的网站也不变,投稿人只有在稿件接受后才需要选择是在原期刊上还是镜像期刊上发表文章。

因此,最终文章发表的形式并不会影响同行评议过程或是编辑意见。目前,爱思唯尔旗下就有 40 种开放存取的镜像期刊

同时,镜像期刊与原期刊基本同名,仅在结尾处多加个 X 以示区别,如《水研究杂志X》(Journal of Water Research X),但它有着单独的国际标准刊号(ISSN),引用统计也是单列的。

按照爱思唯尔物理科学杂志资深副总裁 Peter Harrison 的说法,如果原期刊已被收录在 MEDLINE、PubMed Central 数据库或 Scopus 数据库,那么镜像期刊也同样会被收录。

镜像期刊和原期刊主要的不同在于它们的商业模式,具体来说,镜像期刊是完全开放存取的,而原期刊是基于传统的订阅模式或混合出版模式。

那为什么要有镜像期刊呢?

这是因为混合出版模式期刊早已广受诟病,镜像期刊则应运而生。

在混合模式下,如果投稿人愿意出一笔出版费,那么之前这些基于订阅的期刊就会允许他们投的文章开放存取。

混合出版期刊萌芽于约十年前,当时是为了逐步实现学术出版物的完全开放存取,但最终效果并不尽如人意。

尽管具有混合出版模式的期刊数量正持续增长(从 2009 年的 2000 种到 2016年的 10000 种),但这类期刊中开放存取文章的平均比例依然较低(仅有 4.3%,至多 10%)。

混合型期刊中的大部分内容还是需要付费获取,图书馆也还是需要支付高昂的订阅费用。

2018年,S 计划(Plan S)被提出,以帮助图书馆更好地应对订阅费用高涨的问题。该计划规定,政府资助研究框架下的科学出版物必须发表在开放存取期刊上。

混合型期刊并不是完全开放存取的,因此不符合 S 计划的要求,这才促成了镜像期刊作为一种新型出版模式的兴起。

大卫·马修斯(David Matthews)在他发表在《高教内情》(Inside HigherEd)杂志上的一篇题为《警惕镜像期刊》的文章中指出:“部分出版商认为镜像期刊能够让研究者在‘几乎一样’的期刊上投稿,且同时还能满足 S 计划的要求”。

但在最新发布的 S 计划执行指南中,镜像期刊同样即将面临被逐出合规行列的命运。在那一天真正来临之前,我们还是静观其变,看看镜像期刊到底能给出版商和作者们带来些什么好处。

对出版商而言

随着越来越多的资助单位都开始向开放存取出版倾斜,出版商们也越来越意识到总有一天,他们可能需要实现向完全开放存取的转变。

但如果要创建全新的开放存取期刊,包括像新的编委会、网站和流程等,成本就太大了

而镜像期刊则是更可行的实现这一转变的办法,在这个过程中订阅期刊还是能继续提供稳定的收入,直到开放存取的镜像期刊能够获得足够的盈利为止。

最终,镜像期刊会与它发源的期刊合流,从而实现向开放存取的彻底转变。

此外,镜像期刊模式看起来更透明,相比之下,混合型期刊则因为存在“双重收费”的空间而备受诟病。双重收费指的是混合型期刊一方面能收到图书馆的订阅费,另一方面又还从投稿人手中收取论文处理费(APC)。

而对于镜像期刊来说,它的内容和商业模式完全独立,因此关于其双重收费的疑虑一般比较少。

美国土木工程师学会(ACSE)的常务理事同时也是出版商的 Angela Cochran,在她发表在 The Scholarly Kitchen 网站上的一篇相关文章中提到:“这两类期刊的商业模式不同,如果其中一类只接受订阅,而另一类只做开放存取,就更容易消除双重收费的顾虑了”。

对投稿人而言

镜像期刊能让投稿人更自由地选择在心仪的刊物上发表学术文章,但事实上学术界还是很看重期刊声望的,因此,研究者们自然希望自己的文章能够在已被同行广泛认可了的刊物上发表。

但可惜的是大多数领域的许多权威杂志还是基于订阅的,而关于开放存取的资助规定限制了学者们对于目标期刊的选择,即这些规定往往不支持他们随心所欲地选择想要投稿的刊物。

而镜像期刊提供了解决这个困境的方法之一。正如 Angela Cochran 安所说:“有了镜像期刊,至少还是可以让那些必须遵守 S 计划的投稿人从期刊的现有声誉中受益……”

真相

在最近的一次修改中,S 计划明确指出只有在“变革协议”的框架下,它才允许受其资助的研究者在镜像期刊上发表文章。

在此协议下,期刊必须在商议好的转变期内(2024年前)完成向完全公开存取的迁移。此外,这类协议的合同文本必须公开,且合同必须在 2021 年前订立。

投稿人还应该知道的是,大部分镜像期刊还没有影响因子。因此,如果投稿者所在的单位像大部分机构一样,不管怎样还是比较看重影响因子的话,镜像期刊就不是好的选择了。

由于存在这些问题和挑战,镜像期刊的未来并不是板上钉钉。如果镜像期刊不符合 S 计划的要求,那么接纳它的人会非常有限。

目前为止,镜像期刊基本上还只是权宜之计,只是在实现全面开放存取之前,为基于订阅的期刊提供一种经济上可行的途径。至于镜像期刊能否实现人们期待已久的全面开放存取科研,或者说能实现到什么程度,我们还要静观其变。

推荐阅读

参考资料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意得辑专家视点 Editage Insights 目前正在维护中。维护期间,部分站点功能,如登录、注册可能无法正常工作。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

该话题属于选刊阶段

写完论文后,下一步就是找个适合的期刊投稿。了解怎么找个完美的目标期刊,促进你的论文以及科研职业的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