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刊编辑的职责:保持完整学术记录

系列:
03
期刊编辑的职责:保持完整学术记录

拥有超过 30 年的学术出版经验,Irene Hames 博士是一位独立研究出版和同行评审的专家,目前在科学灵感 (Sense About Science)和国际责任与技术编辑学会(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Managing and Technical Editors)等机构担任顾问工作,持有细胞生物学的博士学位,是生物学学会会员,也是学会里研究传播委员会的一员。(她的详细经历请参考第一辑访谈

在前 2 辑的访谈中,Hames 博士讨论了学术发表的道德问题、出版道德委员会的工作职责期刊编辑部的流程在这几年是怎么演变的、还有大家应该对同行评审有什么样的期待。在最后一辑的访谈中,她讲述期刊编辑如何处理有缺陷的研究,及如何与数以千计科学家加深大众对科学的认识等等。

当同行评议没有发现研究中的重大缺陷时,期刊内部会怎么处理?期刊处理的手法﹑改善制度、员工/审稿人的行为有多严﹑多快?

每当期刊发现已发表或正考虑发表的研究中有缺陷,不管揭发的人是读者、审稿人、编辑或是匿名者,期刊有责任了解整个事件。如果问题出在审稿流程,就会由此着手解决,必要时修正审稿流程,如果是人为失误,则会加强人员培训。然而,所有的期刊都该有员工和编辑的教育培训课程,然而,要期刊抓出所有的问题是不切实际的,例如研究人员捏造或刻意发表错误的研究结果。

编辑有责任确保完整学术纪录,纠正他们发表的文章中出现的缺陷或不完善之处,无论是什么原因。出版道德委员会的撤稿指引便是处理这类问题的准则,指出何时该勘误﹑撤稿或声明,如编辑怀疑研究人员可能违反道德或有不端行为,应立即联系其所属单位,要求查明事件,调查不属于期刊的责任。期刊应该要快速反应,但同时要公道,不能贪快而马虎,了解事情的每个细节很重要,以我的经验,许多表面看似不端的行为,其实是粗心﹑知识不足或沟通不良所致。

Dr. Irene Hames, Plant Journal, COPE, Sense About Science, ISMJE, Committee on Publication Ethics, peer review process, journal publishing, scientific editing

《Plant》期刊年会,设于 2010 年春,Carles Darwin House。Irene Hames 博士(前排右二,身着白色上衣蓝色夹克)与编辑部同仁合影。

您担任英国科学灵感 Sense About Science的顾问委员会成员,可以告诉我们那 5,000 名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博士后研究员和博士生)如何和为什么要加深大众对科学的认识?「年轻科学之声」(Voice of Young Science) 网络又是什么?初入行的研究人员加入有什么好处?世界各地人士如何参与?

从个人角度来看,大众对科学的认识很重要,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知识有意识地做出决定;从社会角度而言,大众对科学认识的重要性在于在这个日益科技化的世界,大家可以参与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重大科技和科学事件。大家在新闻及其他媒体中看到的医学和科学新闻,缺乏专门知识的普罗大众难以辨别可信和不可尽信的信息,尤其是那些被渲染的新闻。一篇治逾癌症的新方法的报导是有事实根据,还是根据伪科学?科学灵感能帮助大众认识同行评议以及它在科研与出版流程的角色,再者,在数据库的科学家协助下,出版的刊物能帮助大众理解复杂议题,比如“Making Sense of”系列就包括了化学信息﹑幅射﹑天气和气候﹑统计和审查手册。有许多公众指引已有好几个语言的翻译版,包括同行评议公众指引中文版﹑「试试无妨」(I’ve got nothing to lose by trying it)指引意大利文﹑克罗地亚和西班牙文版。

「年轻科学之声」(Voice of Young Science,VoYS)是《科学的意义》的国际网络,由参与美国﹑南非﹑斯洛文尼亚﹑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和美国的研讨会约 1500 名初入行的研究人员所组成,鼓励他们主动参与有关科学的公众辩论,VoYS 安排研讨会(比如有关传媒和同行评议)并提供相关资源协助他们。我参与过多次同行评议的研讨会,知道这很受欢迎,也大大帮助初入行的研究人员理解同行评议和科研发表。VoYS 也参与“百无禁忌”(myth-busting)和找出证据运动(推翻错误或误导的产品描述),即使人不在英国也可以参加,有些运动被广大传媒报导,在全球发挥影响力。比如在 2009 年,VoYS 和在非洲工作的医护人员和研究人员联手,促请世界卫生组织谴责推广重症疾病的顺势疗法。

科学灵感和 VoYS 鼓励世界各地人士一同加入、参与研讨会、注册登录专家数据库,欲知详情可造访 http://www.senseaboutscience.org/pages/work-with-us.html

最后想问您,在忙录的工作﹑透过活动和发推特加深公众的意识之外,喜欢做些什么?

三年前离开期刊时,我打算“半退休”,写本书,但似乎未能实现。好多有趣的项目﹑邀请不断!我跟我丈夫都爱远足,幸运的是,我们在英国的住处邻近景色宜人的郊野﹑山丘﹑湖泊和沙滩,有空的时候我们便穿上远足靴,一英里接一英里的走着。我喜爱烹饪,也开始编几块挂毯,呃,有一天我会织完的。我很重视家人和朋友,会尽量多与他们碰面。

【感谢 Irene Hames 博士接受《意得辑专家视点》专访!此次采访人为 Alagi Patel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