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审更具包容性:孩童担任论文审稿人

系列:
08
同行评审更具包容性:孩童担任论文审稿人

在今年的国际同行评审周,我们谈到了同行评审多元与包容,谈到了审稿过程应该要包含不同人群,谈到了同行评审应该要能反映不同群体的看法,还有什么分享这个同行评审包容特殊实例给大家更好的做法了吗?

我们采访到《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期刊经理 Emma Clayton,《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是一个采用特殊做法的开放获取期刊,你问什么特殊做法?就是让孩童和青少年担任论文审稿人。在这次的访谈中,Emma 会介绍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项目,还有期刊是如何与孩童合作发表既准确又让普通人能轻松理解的科研发现。

Enna 2016 年加入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团队。在她取得取得生态与环境管理研究硕士 (MRes) 学位后,决定转换跑道,加入科研传播领域。在她目前的岗位上,她致力于确保年轻研究人员取得科研发现,还有科学家能成功将自己的工作传达给更广泛更年轻的读者。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的概念是怎么来的?

我们的主编,来自美国伯克利加州大学的 Robert Knight 教授,他先想到组成一个有孩童组成的编委,他从 2013 年就开始跟 Frontiers 出版社筹划实现这个概念。

为了我们意得辑专家视点的读者,可以请您分享《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是怎么与孩童和科学家一同“生产出精确又吸睛的论文”吗?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旨在提供年轻读者同行评审过的科学,(年龄介于 8 15 岁的)孩童和青少年是我们的目标读者,他们同时也是我们的论文审稿人,这让他们在科研出版过程起到重要的作用。我们也有副编辑和主编组成的编委,带领自己负责的范围,监督审稿流程和期刊的科研质量。我们目前有六个领域,神经科学是我们在 2013 年第一个设立的,随着这几年来的发展,我们的领域也扩展到天文学、数学、地球及其资源、健康和生物多样性。

所有的年轻审稿人会跟一位科学导师一起搭档,这位导师会负责指导年轻审稿人审稿过程,找出不好理解的地方并搜集他们的反馈,接着将反馈发给作者,让作者进行回复和修改,确认所有的问题都获得解决。只有在我们的年轻审稿人和导师团队都满意修改的内容,而且适合广泛读者的论文才会在线发表。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导师:『孩子们喜欢读这些论文,也喜欢提供反馈。他们能对改善论文提供帮助,这个想法本身就让他们很兴奋,这是平常在学校没机会做的事。跟孩子一起工作,整体来说是很有趣的教育过程。』

通过让年轻审稿人参与这个过程,我们让他们有机会像科学家一样思考、提问,鼓励他们未来成为科学家,如果这是他们想要追求的职业的话。期刊能提供大众可靠的资源,连结科学家和大众。通常要过好几年才会编入教科书的研究,因为《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可以更快被大众取得。

作者发表不需要费用,使用文章也是免费,经常会有老师来问我们是不是可以用已发表的论文,事实上完全不需要询问,而且其实,不是只有年轻人,所有人都可以阅读这些文章,了解最新的科研发现。

让年轻读者对研究提供反馈是很棒的想法,您们是怎么挑选审稿人?会提供特殊的培训吗?

孩童和青少年可以主动联系我们 (kids@frontiersin.org)加入审稿人行列,他们需要找到一位科学导师一起搭档,准备就绪之后,一旦有稿件进来,编辑办公室就会邀请他们审稿。

我们准备了各式各样的材料,协助他们开始这个新工作,同时也要看他们的导师的经验可以帮助他们准备到什么程度。我们有同行评审流程的解释,他们在审稿时该注意什么,也有事先准备好的审稿问题,让他们在审稿的过程中逐一回答。

根据您先前与科研人员互动的经验,要他们将科研概念分解成年轻读者可以懂的内容容易吗?

这对他们来说真心是个挑战,但也会很有成就感!很多研究人员都不知道该怎么下手写论文,这也是为什么期刊也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让他们成为更好地传播者。如果将研究的内容片段抽出,研究员有可能会担心媒体或大众误解他们的研究发现,所以通过《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他们能修改自己的工作,创造一个可以确实传达自己研究发现的渠道。

您们是怎么找导师的?有兴趣的研究员都能申请加入吗?他们需要满足什么特定的条件吗?

导师会跟年轻审稿人组成一个团队。一般来说,导师会是刚开始科研生涯的研究员,有过同行评审经验,所以他们能解释整个流程给年轻审稿人听。但我们也有导师是老师,或是有很多科研触及经验的人。导师应该要向年轻审稿人介绍科学家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教他们如何进行批判性思考,解释同行评审机制的重要性。

我们除了欢迎老师申请 (kids@frontiersin.org) 加入导师行列外,也欢迎他们申请担任副编辑,帮忙监督审稿流程。

目前学术出版界对这个项目的反响如何?

非常好,很多人都希望自己早点知道我们期刊就好了,每次看到他们第一次知道这个期刊的反应都很有趣。

根据您在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的经验,研究员在试图简化研究时,常犯的错误有哪些?有什么方法可以避免?

最常看到的问题是大家想要在一篇文章中解释很多东西,研究员接受的培训是要巨细靡遗地解释,所以在论文里会自然而然解释每一样东西,但他们该学的,其实是怎么分辨哪些是必要的,哪些是不必要的。研究员需要跳脱框架思考,改变自己的写作方式,利用这个机会来展现创意。有趣地进行写作,记得论文中的要素在年轻读者眼中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意思,这包含你论文中色阶或字型不同但其实是同样的图片,他们不一定会理解那是什么意思,也不一定会觉得这些图片吸引人,把它们想成表现意义的一种方式,强化你用文字说明过的内容。

到了最后,你会发现很多研究员在发表《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后感受到了这种新的自我激励感。

您是怎么提高期刊的触及度?特别是考量到这跟教育人员和学校高度相关的情况。

我们会在社交媒体上(Facebook  Twitter)宣传我们发表的文章,还有我们的博客

我们也主持线上评审,邀请研究员将他们的工作展示给年轻审稿人看,在收到论文是否被接受这个残酷的决定之前,先接受答复严苛问题的挑战。

我们也会尽可能地参与国际会议,例如我们今年四月参加了美国科学技术节 (USA Science & Engineering Festival),这个活动吸引了国际上很多人来参加,小孩、父母、老师、研究员等等都有。

一个关于您的小问题:是什么原因让您决定从生态学家转到学术期刊?您之前就想投入学术出版业吗?

我知道我想要留在跟科学研究有关的产业,但我不一定想要留在学术界。我相信科学还有今天最新的研究发现应该要能让所有人取得并理解,所以加入开放获取出版商,还有在《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工作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归宿。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多元对您来说是什么意思?期刊要怎么能更包容?

对我来说,多元是确保我们的年轻审稿人不论背景、性别、种族或是社会地位,都能参与其中。我们的目标是通过与全球想法相近的单位一同合作,跟他们一起将论文翻成别的语言,借此宣传国际多元。你可以激励出身任何背景的孩子们将研究当做志业,而随着他们的年纪增长,这样的多元会向上流入科研圈。与 Frontiers for Young Minds 这样的项目合作传播研究,也是期刊能达成这个目标的方法。

【感谢 Emma 接受意得辑专家视点的访问,与我们分享她的想法!】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