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x Bouter 教授:小型学术不端泛滥,多到尴尬

系列:
01
Lex Bouter 教授:小型学术不端泛滥,多到尴尬

Lex Bouter 教授是科研诚信界的表率,意得辑专家视点很荣幸这次能采访到他。在这次访谈中,Bouter 教授向我们介绍了荷兰科研诚信网络 (Netherlands Research Integrity Network, NRIN) 以及它是如何让科研传播发挥最佳效用的。他还透露了过往的科研、教学经历怎样激发了自己对科研诚信的浓厚兴趣。Bouter 教授认为,我们应在全球范围内为各级科研人员创造更好的条件,提供科研道德辅导。就目前来看,那些没报出来的小错其实非常多。

更多 Lex Bouter 教授的信息:1982 年获乌得勒支大学 (Utrecht University) 医学生物学硕士学位,随后在蒂尔堡和乌得勒支的培训学校任职,而后又获马斯特里赫特大学 (Maastricht University) 流行病学博士学位。1992 年成为该校流行病学终身教授。

Bouter 教授在他的职业生涯中担任过几个重要职位:阿姆斯特丹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 EMGO+ 卫生与护理研究所科学主任 (1992-2006)荷兰流行病学会主席 (1996-1997)荷兰卫生委员会成员 (2001-2013)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校长及执行委员会成员 (2006-2013)荷兰人体研究中央委员会的副主席和方法学家 (2001-2013)。他还曾担任多个委员会的主席: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支线部门 (2001-2006);荷兰卫生研究与发展组织创新医疗器械倡议计划委员会(2009 至今);以及荷兰科学研究组织复制研究计划委员会(2016 至今)。

在工作中,Bouter 教授逐渐对科研道德及其社会影响产生了兴趣。他倡导在全球范围内有针对性地解决科研诚信困境。他目前专注于科研方法和科研诚信方面的教学和研究。2017 年,他被任命为荷兰皇家文理学院医学研究委员会成员;在阿姆斯特丹组织并共同主持了第五届世界科研诚信大会;成为世界科研诚信基金大会主席。

Bouter 教授单独及联合发表过近 700 篇作品,获引用数超 48,000 次。他是生物医学界 400 位最有影响力的研究人员之一。给 74 名博士当过博导;还曾先后担任考科兰协作回顾小组 (Cochrane Collaboration Back Review Group) 的编辑 (1996-2002) 和主编 (2002-2006);还是《流行病学教科书 (Textbook of Epidemiology) 的作者之一。

Bouter 教授,能否介绍一下荷兰科研诚信网络 (Netherlands Research Integrity Network, NRIN)?当初为什么成立?它的目标是什么?

NRIN 于 2014 年末由荷兰卫生研究与发展组织慷慨出资开办。背后的理念很简单,就是想在科研诚信这个新兴领域建立一个网络,供科研和教育工作者交流经验和想法。此外,我们还希望为保密顾问和处理研究不端行为指控的常设委员会主席提供一个平台。我国对这些问题的关注急速增加,但每个机构参与讨论的人很有限,加上机构之间相对独立缺少交流,所以才有了 NRIN

NRIN为实现其目标承办了哪些活动?NRIN是否专门关注荷兰的科研诚信相关案例?.

NRIN 有自己的网站,我们想通过该网站提供科研诚信方面的聚合资源,受众可以是研究工作者、教育工作者,也可以是负责揪出学术不端行为的人。网站内容包括即将举行的会议、基金申请机会、行为准则、指南、教材、书籍和视频。此外我们还会给荷兰境内外的注册用户定期发电子简报。更重要的无疑是 NRIN 组织的会议,每年我们针对研究和教育分别举行两场会议,都有很多人出席。我们尽可能地让会议更有趣,增加互动。此外,我们还会为科研诚信方面的保密顾问和处理违反科研诚信指控的常设委员会主席举行非公开会议。

我们在 NRIN 网站上收到过来自各国的咨询,约一半的注册用户来自荷兰境外。会议对荷兰本地人更有吸引力,但我们经常会邀请其他国家的客座嘉宾。

您有成功的活动案例要分享吗?

我们会根据会议的活跃度和参与度来衡量活动是否成功。举个具体的例子,我们在起草《荷兰科研诚信行为准则》修订案和最终定稿前与利益相关各方进行了密集的磋商会议。给写作委员会提供了有用的指导,并对修订版准则定稿产生了积极影响。此外,第五届世界科研诚信大会 2017 5 月在阿姆斯特丹举办,NRIN 在组织这次大会上发挥了重要作用,我们感到非常自豪。

我们谈谈与您的工作领域密切相关的问题吧。是什么引发了您对科研和出版中诚信问题的兴趣?

我是一名流行病学家,曾担任研究机构的主任,专注初级保健和公共卫生长达 15 年。随后有幸在我的母校做了 7 年校长。与此同时,我还曾任荷兰人体研究中央委员会的首席方法学家和副主席 12 年。这些工作让我意识到研究不总是该什么样就什么样的。

虽然我和许多人一样,喜欢研究国内外那些轰动的学术不端事件,但我很快意识到,高发的小型学术不端行为对科学的伤害更大。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对研究质量更上心。具体来讲,制定行为规范、指导方针和标准操作流程,提供相关教育和技能培训,完善内部审计,最重要的还是营造一种让研究人员自由讨论职业上的错误、疑惑和困境的氛围。问题很复杂,加上这方面的研究起步晚,我们了解得也不多,可能最后也没有一招鲜的解决办法。这就更需要所有人携手合作,包括了研究人员、机构和专业组织、基金单位和科学期刊。

您是如何培训指导研究人员对研究负责的?

在乌得勒支大学医学中心,所有博士生都要完成一门科研诚信必修课。荷兰其他院校也有类似的课程。如今本科和硕士课程也对科研诚信的讨论也在稳步增长。让人意外的倒是高级研究人员接受此类培训的机会很少。我经常开玩笑说除了生孩子和当博导,干啥都要凭本事!我们最近启动了一个项目,对新手导师开展科研诚信培训。我们要为各级研究人员提供更好的指导,因为缺导师和监督不力一直被认为是研究不端行为的重要驱动因素。

我们给生物学博士准备了起点一样的综合线上课程,学生对科研诚信有了基础的了解后,就不同在后面的一对一会议上作不必要的重复。完成课程测验后,学生分别要和自己的导师讨论课程中的诚信问题,谈谈和自己研究有什么相关性。会议分为两次,分别在课程结束后的一整天,和 6 周后的半天。内容涉及培养负责任的研究行为,防止有问题的研究操作,帮助研究人员处理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日常困境。形式上结合互动讲座、小组讨论和道德案例审议会 (Moral Case Deliberation, MCD)。在这些 MCD 会议中,我们对日常科研困境进行了系统分析,以便让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更好地理解基本规范和价值观。目标是让学员更充分地认识和处理科研诚信问题。我们认为,在不受道德批判和指责的环境下,公开又保密地讨论相关话题是很重要的。课程以学生提交的半页培训小结收尾。

Bouter 教授,这种提升科研道德认知的策略很有趣!NRIN 在给研究人员提供科研道德交流、答疑平台上做得很好。

今天就到这里。Bouter 教授会在下次的访谈中谈谈学术出版中的每个人该如何避免学术不端。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