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数据库的研究不总是免费获取,也不一定容易取得

系列:
03
存在数据库的研究不总是免费获取,也不一定容易取得

在我跟独立记者兼博主 Richard Poynder 的谈话中,我请他分享自己取得发表研究和与出版商互动的经验,他透露与出版商沟通不太容易,出版商应该对自己的读者更负责。不过,Richard 也承认虽然单位的开放获取资料库应该要提供“免费获取”,但他有时候在存取研究时因为登录问题遭遇困难。在谈到 2015 全球 OA 周的主题“Open for Collaboration”时,Richard 觉得合作并没有它应有的强力或常见,应该要有统一的合作中心来改善全球开放获取实践。

Richard 有名在于他在博客“开放还是关闭?”(Open and Shut?)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三个系列的访谈。以博客为基础的 OA 书籍 The Basement Interviews 中有 Richard 采访数位推动免费开放获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The Open Access Interviews 和 The State of Open Access 系列记录了 Richard 开放获取倡导者和实践者的对话。Richard 也是 Global Open Access List(GOAL)的版主,这些年来,他的工作获得了很多关注。著名开放获取提倡人士 Stevan Harnad 就曾描述 Richard 是:开放获取运动的“年史编者、良心和执着高尚的人”。

在进行学术出版研究或是博文撰写的时候,你需要跟很多学术和发表专业人士接触,身为圈外人士,这容易吗?容易接触这些学术人士吗?

一般来说,我觉得学术人员很乐意接受采访,但要采访出版商就比较困难。即使你已经说服出版商接受采访,要从他们口中得到有意义、有趣的答案很困难,尤其越大的出版商越难。他们大部分将采访视为宣传自己产品的机会,而不是讨论议题或是回答深度的问题,还有,相较于独立博主,他们更喜欢接受大型媒体的采访,这也是很自然的,因为这样会有更多人接收到他们传达的信息。问题是在记者,主流媒体的记者并不能完全了解问题,于是他们的问题还有写出来的内容无可避免会很表面,而且容易出错。

我觉得沮丧的是那些大型出版商表现的好似自己不必对公众负责。几年前,一位在大型出版商工作的员工告诉我,公司需要交代的人只有图书馆客户还有股东。开放获取某方面来说改变了这个情况,研究人员逐渐也变成了出版商的客户,但我还是觉得出版商应该要更有责任一点,了解他们就像研究人员一样,需要对大众交代。

那研究的取得呢?在单位资料库或出版商平台取得发表的研究有什么困难吗?

对于要付费的研究,我完全没有办法取得,而且老实说,要取得单位资料库的论文也很困难。开放获取的提倡人士不太喜欢宣传事实,但存有越来越多论文的资料库其实并不是免费获取的。追究原因,不止出版商的禁止,还有大学跟研究人员自己选择将内容放在称作“登录墙”后的资料库中。

我唯一成功的是使用 request eprint 按钮,但这个其实跟出版商的禁止政策是大同小异。就连领导开放获取提倡人士都忽略我对要使用按钮才能取得资料库文章提出的疑虑!

你对 2015 国际 OA 周的主题“Open for Collaboration”有什么看法?

SPARC 会选定这个主题是因为“要强调合作能激励和改善开放获取运动的方法,从 PLOS 跟 ImpactStory 一同推出计划的合作,到出版界与政策制定人建立的工作关系,让全球各处开始开放获取政策形成。这个主题也强调开放获取为学术人员合作带来的新世界,让研究不管何时何地都能所有的潜在合作人取得。”

不过,合作对开放获取运动的有点不是那么显而易见,但也许也不是那么意外,虽然每个人都在说合作,但这个时代比起过去任何时候,研究人员彼此竞争的情况更加激烈。

开放获取提倡人士对合作记录不良这个事实,我会说他们从来没有创造一个民主的组织或基金会,可以制定出实际的策略来达到开放获取,所以才会没有一致的协议或务实的方案,要达成开放获取的方式从来都没有进展。甚至,连开放获取是什么都没有一直的定义!所以出版商可以用自己的方式诠释执行,以致于自己获得的好处比科研界来得多。

 

感谢 Richard 接受意得辑专家视点的采访!

以上为 Richard Poynder 专访第三辑,在最后一辑中,Richard 将会告诉我们他对社交媒体和公民科学的看法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