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馆员平常的一天

图书馆员平常的一天
2019年01月03日 2413 次浏览

【本文来自热门推特账号 Lousy Librarian 的分享。】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在推特上化身为 Lousy Librarian,我想要说说现实面,图书馆员一整天都在做些什么。我的意思是,这其实挺有趣的,如果你爱那种有异国情调的冒险故事,那就要小心了!

平常的日子有通勤上班,发现去年夏天买的肌肉色拉三明治还在休息室冰箱里,安慰在咨询台叫你什么都不要问的同事,收到老板让大家做更多事、记录更多东西的邮件,主任发邮件宣布今年的材料费预算已经没了,虽然事情都已经上轨道,但还是决定多加一个管理阶层,创造更多新工作,虽然那个工作目前已经用很聪明的表单管理中(记得照做),帮资助人登录她的邮件系统,虽然她不记得邮箱地址或密码或是自己的电话号码或或是年份,还有应付她那个关于“上次那个女孩”的问题,她总问上次那个女孩去哪儿了?她知道我在说说什么,你知道我说的那个女孩吗?她是有色人种? 

接着有群人进了会议室开公民思想会议,那个会议看起来就跟私人退休派对一样遭,然后有些年轻人骑着摩托车,吵得跟《疯狂的麦克斯》一样。好不容易回来休息一下,老板就来问你事情做完了没,重点是那事情他根本没交代。休息完回到咨询台,根据日子或是年份,要告诉访客税单没了,或是万圣节图片书没了,或是日食眼镜没了,接着你要问他们会不会对 2006 年就剩下来的夏季阅读奖奖品有兴趣,奖品是支笔。

对我来说,在这样的日常图书馆员工作中,最特别的是你会去学校图书馆的原因与工作的日常现实中的差距。当你决定读研,除了一般那些想要逃避现实、延迟长大、继续寻找自己的价值这些健康的理由外,你可能会想到一些神圣的工作,可以帮助手上没有资源的人找到重要的信息,介绍年轻人一本对的书指引他们的未来,还有通过自己积极的搜集,将文化上的传统信件留存下来。

当你终于毕业开始工作了,那些曾经想过的梦还在,或许维持超过一个礼拜吧。之后,你在想要怎么处理杂志区的那个大椅子,跟陌生人聊他们的色情习惯聊很久,找出怎么用图找出别人的疹子,研究儿童区的斑点是弄脏了还是生物危害,跟教育程度差不多的待命同事互相推托谁去把厕所里的鞋子拿出来。

如果哪天有客人因为你的帮忙说了好话,就会成为那天特别的回忆,尽管我再怎么厌世和悲观,这偶尔也会发生,而且会深刻记得,就跟你会记得每次看到尼斯湖水怪的照片就会哼唱一些曲调一样。但称赞你的人,通常都是因为你做了简单又无关紧要的事,谢谢你找 Nora Roberts 的书给我!。还有,当你花了一个礼拜精心整顿一大堆葡萄牙文的濒危物种图书,有人对你简单点个头就是件幸运的事。

还有我发现,如果我这么说,听起来就很不近人情或冷血。我只能想象在服务业的人因为工作性质的关系会有相似的感受,好吧,或许所有的职业都是,句点。例如,当了救人的医生,每个进来急诊室的病患都是个麻烦;电影明星接受严格培训努力工作,希望能被看见,有朝一日能被大众喜爱,结果成了被人眼中的麻烦。或许每天做同样的工作不可避免会产生厌恶感,或许,哪天运气不顺的时候,连最好、最热情的爬虫学家都会说:天啊,我真受不了这些蟾蜍!

图书馆员这个工作经常会遇到的情况,是这个时代会有“现在有互联网,图书馆已经过时了”的意见出现,说自己是图书馆员就好像在说你在制造奶油搅拌器一样。这些我都听过:你在图书馆工作?还有图书馆?图书馆不是从 70 年代以后就没用了吗?如果在 Kindle 阅读器上可以买到所有的书,为什么还需要图书馆?我相信每个职业都有自己被问到腻的问题,就像朋友问公安为什么不用 CSI 工具来解决所有的犯罪就好。但无辜的误解跟你没有跟猛犸象一起绝种的惊吓反应不太一样,我的意思是,不会会有人说“已经有 WebMD,为什么我们还需要医生?”或是“你是律师?还有律师在?不是在播《法官朱迪》了吗?”这种话。

我比较惊讶,每个人都在怀疑社交媒体上的信息真实性,但还是会质疑是否需要经过培训的信息专业人士存在。我推测部分原因有可能是每个人认为其他人都被不好的信息淹没,自信认为自己只看最靠谱的信息,所以他们觉得自己不需要有人来整理组织这些信息来源。我?我从来不去图书馆,为什么要去?抱歉,我收到一个重磅新闻通知,说我的参议员是神秘的人类-蜥蜴杂种,在比萨店地下室养殖仓鼠。

我的意思是说, 只是因为互联网上有信息,并不影响对信息专业人员的需求。互联网上也有垃圾信息,但这无法阻止人走进图书馆说些无脑的话。我个人有一手证据可以证明说无脑的话还是很活络的产业。虽说如此,我还是很感激能在这个时代在这个领域工作,享受计算机科技的好处,不像早期那样,要找个简单的信息,还要深入那些交叉引用的论文中,过了一个半礼拜才像骑在马上头发花白的邮差一样找到答案。

更好的是,联网计算机的发明终于让推特诞生了,带给很多人更多苦难、挫折和错误信息。但这也让我可以每天在真实学术世界中,担任图书馆员深埋在细节中感受自己的存在的同时,匿名成为 Lousy Librarian,这是我一直想要的。所以,一切都是值得的,对吧?

Lousy Librarian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