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评审困境:缺少审稿人,期刊编辑面临的其他挑战

系列:
03
同行评审困境:缺少审稿人,期刊编辑面临的其他挑战

这个系列前面的两篇文章谈到了《极地研究》在找到 2 到 3 位愿意审稿的人所遇到的挑战,说实在话,《极地研究》并不是唯一一个遇到这个问题的期刊,很多期刊编辑都在哀嚎研究人员因为太忙拒绝或甚至忽略审稿邀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

挫败的期刊编辑们也提出各式恩威并施的方法,鼓励受邀审稿的人接受这样的规则:一年之中,研究人员应该评审的论文数要与自己投稿论文所收到的审稿数相当。1,2如果一位作者投稿 4 篇论文,每篇论文有 2 位审稿人,那么 4 篇论文共收到 8 个审稿,那么这位作者该为与自己投稿的期刊等级相当的期刊进行 8 次审稿。研究人员可能倾向接受更高等级的期刊的审稿邀请,即使自己的论文是投稿等级较低的期刊。我们曾经遇过在《极地研究》发表过论文的作者之后拒绝了好几次我们的审稿邀请,而去帮别的期刊审稿,这实在是糟糕的情况。

还有更大的问题要注意。现在“审稿人负担过重”,而且还在持续恶化的情况,要追溯到大学院校的行政阶层以及其他单位在 1980 年代开始使用论文发表数来作为研究人员或教职人员的评价指标,用这些标准来决定聘雇、研究基金、晋升和终身职。2,3在这套评价文化在学术界生根之后,只有数字代表一切。如果质量要纳入评价体系中,那也一定会是一个数字。

在这样的环境中充斥着这样的价值观,现在研究人员能生出来的论文数肯定能让几十年前的前辈感到不可思议。为了达到这样的产出,作者有时候采取“切香肠”的做法,将一个研究的结果尽可能切成更小的发表单位,这样的做法最终是浪费审稿人、编辑和读者的时间,这最终延伸成为愿意点头审稿的人少之又少的原因之一。

跟其他的期刊一样,《极地研究》会尽可能在时限内完成审稿。为了让论文能适当接受评审,我们的编辑考虑的审稿人选从年轻研究人员到退休科学家、非学术界专家与其他在单位的人员。这些人对收到评审论文的邀请不会有太大的排斥,并且通常会投入极大的精力,认真完成这个工作。

如果审稿报告没有按时传回,我们会提醒审稿人,提醒内容会随着时间过去越来越哀怨,我们都是咬着手帕看着这些提醒邮件被忽略,最终在论文投稿过去数个月之后,再次重找审稿人选然后继续追着他们跑。

对于这个我们自己让自己困住的情况,我想不到什么解决办法,不过我确实希望藉由这几篇文章让科研作者们了解,期刊为了让投稿的论文进行同行评审付出了多少,知道期刊编辑遇到的困难,还有为什么编辑部决策速度有时候这么慢。我们也知道这样的等待让作者感到多挫折,他们对于接受通知抱有多大的期待。我们请他们忍耐,也请他们减少香肠论文,接受评审跟自己论文收到的评审数一样的论文数。

 

1. Lajtha K. &  Baveye P.C. 2010. How should we deal with the growing peer-review problem? Biogeochemistry 101, 1-3.

2. Merrill E. & Cox A. 2014. Reviewer overload and what can we do about it. The Journal of Wildlife Management 78, 961–962.

3. Siegel D. & Baveye P. 2010. Battling the paper glut. Science 329, p. 1466.

延伸阅读:

Strathern M. (ed.) 2000. Audit cultures: anthropological studies in accountability, ethics and the academy.  Oxford: Routledge.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觉得有用?

如果是的话,和你的同事分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