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师:要么听我的,要么给我滚

导师:要么听我的,要么给我滚
2020年03月20日 2477 次浏览

上学的时候我们都学过冰是怎么形成的,记得当时我对水结冰这个异常过程特别着迷。众所周知,液体热胀冷缩,但水会在 4℃ 下出现反常。如果我们从室温开始慢慢冷却水,会发现一开始水的体积在收缩,但一旦温度降到 4℃ 以下,它就会反过来开始膨胀。相反地,如果我们把 0℃ 的水逐渐加热到 4℃,它的体积会收缩,而不是我们通常所认为的物体受热会膨胀。

如今的我终于顿悟了,我们人也像水一样,会根据周围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个变化并不需要太剧烈,有时很小的变化也非常重要。但我们务必要知道生命中的这个 4℃ 临界点在哪里,并且明白是什么导致我们到达了这个 4℃ 极限,这样我们才能发自内心地真正成长。

img

我想讲的是我和我博士生导师的故事,她是个严厉的监督者,我确实也因为她学到了很多做科研的知识还有技能什么的。但我们之间的故事并不是美好的童话,这么说原因有很多,容我慢慢道来。

刚开始跟她共事的时候我 25 岁,在科研方面已经开始有了各种各样的经验,但想要完成当时自己想做的那个项目,我还是缺少一些必要的技能。但我学东西很快,也相信自己可以边做边学,所以才选择跟她一起工作。但没想到的是,这段经历会成为我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段时光,它让我终于明白了不管做什么别人都不满意的感觉有多痛苦!

一开始,她对于那个项目的想法才刚刚起步。我们都保持着强烈的好奇心,不停地探索,后来项目终于开始慢慢柳暗花明,出现了多个突破口。我导师把项目的阶段性结果展示给领域内“大牛”看时,他们都赞不绝口。连续三年,这个项目都在我们印度获得了全国范围内的褒奖。这充分证明了我的能力,可以说我既能够熟练地掌握抽象概念,做实验一丝不苟,组织协调能力也很强,这些都是这个项目成功的关键。

img

做这个项目差不多有了六个月的时候,我就已经成功实现了蛋白质的克隆和表达,正想方设法提纯它。我开始意识到作为一名初学者,我已经算取得了较大成就了。这六个月里,我一直兢兢业业,但导师她却从没表扬过我。

即使当我成功提纯蛋白质并实现一个重要目标之后,她也还是什么也没说。还好我和她都需要把我们的发现尤其是一些重大发现结果,报告给实验室的另一位资深科学家,这位大佬同时也是我们的系主任。

那天,我成功提纯了蛋白质,然后和导师一起向系主任汇报。系主任听了鼓励我说,可以开展下一阶段的工作了。

我辛勤工作终于得到了别人的认可,特别开心。她还对我导师说,应该感谢我这么努力。但即使在那一刻,我导师也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报以狡黠的微笑,这让我很不爽。

记得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我还是闷闷不乐。碰到导师后,她提起了昨天关于感谢的话题,她说她不是那种会当面感谢别人的人。那一刻我简直惊呆了,感到特别失望,特别气恼,简直要发狂了。

我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我对自己说了什么,但自从那一天起,我就再也不指望从她嘴里听到一句肯定的话了。

当然,我还是继续在实验室里工作,如同机器人一般,唯一的区别是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并且尽量用最佳的方法来完成我的工作。不管怎样,这个过程对我来说还是挺值得的,因为有时候就算是换了一批试剂,或者在六个月、八个月甚至十个月之后我再重复实验的时候,还是能够得到一些可重复的结果。img

记得在项目早期的时候,有一次我在跟她讨论我的研究结果,她突然对我说:“你难道不觉得去银行工作或者去当个作家你会更开心吗?那种工作很轻松的,对女性也很好。”当时我选择性忽略了这句话,但后来才意识到从我开始和她共事的第一天起,她内心的不安全感就开始发酵了。其实看看周围,世界上有无数科学家比我要厉害多了,有的人甚至我和她加起来都比不上。那为什么她会因为我而这么缺乏安全感呢?我还是她的学生啊。

我导师对我毫无感激之情,但我们之间这样的关系还是持续了好几年。后来我们那个项目的目标基本达成了,数据也很靠谱,并且我也终于被录取成为了一名博士生,继续做这个项目。但这么些年来,唯一不变的是我导师恶劣的态度。要处理做项目时面临的各种困难和变量本身就已经够难了,再加上她的这些行为,给整个过程徒增了模糊性和不确定性,这让我日复一日都感觉筋疲力尽。

我经常要被迫面对她性格中的阴暗面,但为了不影响工作,我通常选择忽略它们。但现在的我明白了,即使必须忽略一些事情,我还是有必要向自己的内心承认自己对那些事情的厌恶感。我的建议是如果可以的话,不要再和这种人共事了,尤其是长期情况的话,因为他们总会用你意料不到的方式榨干你。

img

因为经费不足,我还经历了两年额外的痛苦时光,没有奖学金,导师也没有尽她所能帮我。一来她不转发我的项目申请书,二来她也不允许我做其他项目来维持生计。

为了改善我的处境,我想尽了办法,但不论我提出来说想做什么,她总是否定我的想法。我说我们应该考虑发表文章然后来申请基金,她竟然还是拒绝了!按她的说法,我们应该积累足够多的结果之后再去投稿,这样才能把文章发表在她想要的那些“好”期刊上。

但两年后当她自己碰到经费问题时,她顺手就抛开了这个观点,还告诉我说我们发个研究简报就好了。那个时候我已经是“入坑”第四年了,早已明白她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两面派”。

在我做科研的第五年,我已经 32 岁了,身无分文,渴望安定,但是这么多年辛辛苦苦,我却还是没有一篇挂我名字的文章。我导师却开始撺掇我在我们研究所做一名技术人员,为她干活。

我不想放弃我的博士学位,所以委婉地拒绝了她的提议。

img

在那之后,她让我帮她做个实验。我照办了,一个月后,当我终于处理完样品准备开始做那个实验时,她却因为自己换了研究重点,让我把那些样品都扔了然后着手另一个实验。她这样反反复复,前后长达一年半,我却不得不忍受。不用多说,这样的折磨肯定严重地影响了我的身体健康和生活幸福。我常常不知道接下来的一周会要面临什么,有时甚至连第二天都不确定,这让我筋疲力尽到了极点!

我意识到事情已经糟透了,所以决定通过写文章来总结我的工作,好给它们画上一个合理的句点。但我还剩一个实验要做,但这个实验只有在另一个研究所的设备上才能做,因此我需要导师的同意书。我问她要这份同意书要了四年,但她一直拒绝,还坚称那个问题应该按她的方法来。

我考虑了她的方法,进行了一系列巧妙的实验,最终结果表明她的那个方法对我们的工作来说并不可行,还是应该用我提的那个方法。但即使事实摆在眼前,她还是不给我开同意书,还在内部工作进展会上,抓住我还没写好第一篇论文这一点大书特书,显得我非常无能。

她让我对自己科研进展欠缺负全责,这让我感觉丢脸极了,因为我已经尽了我所能来让事情处在正轨上了,明明是她一直在阻挠。但在那个时候我还是没有放弃,决定做另外一组不需要导师同意的实验,这样我就能写文章了。

经过努力,我终于取得了实质性的成功!我开始着手写文章,写得差不多了的时候告诉了她,她的回复却是如果我不给她再做一个实验的话,就别指望她会把我的文章投出去。当时,经费情况已经到了临界点,而且她要做的那个实验所需要的试剂一直没送到。我等够了,好几次请求她放弃那个实验想法,考虑我的备选方案。她还是拒绝妥协,我因此陷入了绝境。由于始终没有好结果,我被逼在最后一刻放弃了那个项目。

我导师却罔顾事实,宣称论文没有完成完全是因为我,这促使我决定放弃读博。我已经竭尽全力及时完成每一个任务了,但她还是在专家组面前质疑我的可信度。专家们信了她的说法,认定我没办法胜任研究者的角色。打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办法继续和她一起工作了,于是我把所有的原始数据都交给了她,离开了那个研究所。

在我走后,我意识到我其实应该征得研究所所长的同意,换掉她这个导师,然后再找另一位导师指导我继续攻读我的博士学位。最近我试着这样做,但这需要之前的导师给我出具一份“无异议证明”(NOC),呵呵,她自然拒绝了这个请求,永远关上了我面前所有的门。

img

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但偶尔我还是能感受到当时自己所受的屈辱。努力了那么多年却毫无收获,我真的想要找到平复内心的方法。

最近我找了个新角度,努力完成了那篇论文的草稿,还加了我前导师作为合作者。正当我准备把这篇文章发给研究所所长审阅时,收到了一封来自出版社的邮件,通知我被列为了一篇文章的第三作者。这篇文章是我导师撰写的,但它基于的都是我之前的工作结果,而我竟然只是三作,这让我失望到了极点。这篇文章之前辗转了三家不同的期刊,最近引起了其中一家的重视。

里面有个审稿人提了一个问题,前导师让我在邮件里解答。但我真心希望不用再面对这些负面消极的东西,也不想再和研究所或者前导师有任何瓜葛了,于是忽略了她让我解答期刊审稿人疑问的要求。这彻底激怒了她,她要求我为文章发表延迟道歉,还威胁我说要取消我的署名。我决心把这事当成个生活中的教训,回复她说,她可以不署我的名字,但我绝不会为我没犯过的错道歉。后续我们还有一些交流,现在她同意可以保留我的署名,我也已经针对她投的这篇文章给出了我的意见和建议。以上就是到 2019 年 11 月 28 日为止我和前导师之间关系的状况,不知道后续还会不会出什么幺蛾子。

img

我想知道,是只有我遇到这种情况,还是有很多人和我一样碰到了这么糟糕的博士生导师。这类导师的态度是:要么听我的,要么给我滚,这种态度最终使我们的事业受到了致命的打击。

经历了这么多,现在的我学会了要尽量减少和我前导师的联系,甚至尽量不联系。当然,因为她我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也有过机会去探索很多奇思妙想,而且她也毕竟在我成长为研究者的路上有所助力,所以我对她始终还是尊重的。

但作为两个打交道的人,我对她的怨恨比山高、比海深。毕竟我历尽坎坷却依然没能拿到我的学位,这一切仅仅是因为她不配合我的工作。忍受了她这么久,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确确实实终于达到了我人生中的 4℃ 临界点。

现在,我唯一关注的是如何把所有的这些沮丧感、挫败感和仇恨感转变成我前进的动力,这样这段经历才不会影响我的整个人生,让我这辈子都只是个悲剧。

现在的我想要克服这个 4℃ 临界点,变得如冰晶般美好。不管我接下来做什么,我都必须成为最好的自己。

我最后想和科研人员和研究生伙伴们分享的是,生命如同水一般,是流动的,但你必须确保你的生命不会轻易流失。你总能给生活塑造出想要的形态,添加想要的滋味!但要做到这一点,你必须活在当下,并且时刻注意你的周遭和内心。毕竟,这是你从水到冰的生命之旅,是你想要实现的如冰晶般透明的创造之旅!

期待学术生涯高歌猛进,发表过程一帆风顺?

来加入我们活力洋溢的在线社区吧。免费注册,无限阅览。

社交账号一键登入

已有54300名科研人员在此注册。

意得辑专家视点 Editage Insights 目前正在维护中。维护期间,部分站点功能,如登录、注册可能无法正常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