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在学术生涯的不同阶段,如何选择正确的基金

Ira Krull | 2017年7月19日 | 6,819 浏览次数
在学术生涯的不同阶段,如何选择正确的基金

科研人员要做出研究,必须要取得基金,可是要成功取得基金不是件容易的事。科研人员是否能取得基金,需要仰赖几个面向,例如研究主题、所属单位、过往生产力等等。但让大部分科研人员备受困扰的通常是第一步:找出不同的基金来源,选择适合自己所处的科研生涯阶段的基金。

因此,这篇文章会简介目前学术人员可以利用的基金选项。主要的目标是让科研人员知道在寻求取得不同基金和合同时,真正的优缺点,或是我所认为的优缺点。我不会谈这些基金是否开放,基金申请书的形式、版面要求、风格等细节,我会着重在处于不同学术生涯阶段申请这些基金的优缺点。我会针对科研生涯早期和较资深的科研人员,讨论化学领域中三种通用的 R&D 基金类型。虽然可能还有其他基金来源和类型,我相信,至少在美国,这三种是学术 R&D 工作最新的基金来源。这里不谈其他国外的基金,我可能也会跳过部分基金类型,例如小企业创新研究基金 (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 SBIR) 和小企业技术转移计划 (Small Business Technology Transfer Program, STTR),或是一般不资助化学 R&D 项目的私人基金会。

我希望能引发学术研究人员思考,在他们职业生涯中可以尝试哪一个基金来源及其原因。还有,我也想强调,取得资金不该是申请某个支持学术 R&D 研究的政府单位、私人公司和非营利基金会基金的唯一条件。让我们来看看目前学术人员有的基金选项吧。

1. 中央、州或区域基金

在所有给学术类型的 R&D 支持的基金中,来自政府单位的基金一定是大家最想得到也是最好的,但也一直很难申请的到。说到美国的情况,为什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美国环境保护署 (United State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EPA) 以及其他单位所收到的基金申请通过率(核准并全额资助)如此之低。如果基金通过率没有达到某个数值,对申请人还有他们的基金记录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因此,一个有持续来自一个或多个中央(以及国际)基金单位的基金接受率记录通常表示科研人员表现高于平均,是成功的学术研究人员。

中央基金单位的合同没有基金来得好,因为合同通常需要达到单位的特定目标,就像产业的学术 R&D 资金,它们并没有基金来得有意义。会给予这些资金或合同是因为科研人员的工作达到该单位现有或未来的需求,因为这些需求并无法通过基金程序达到,所以单位会发出通知来征求这些申请者。基金也受限于单位在合同上列出的目标,并不是为了产生一般知识。来自中央、地方基金的 R&D 通常会发表在顶级期刊上,但对合同来说并非如此,因为发表顶级期刊这不是他们的目标。

为什么应该要争取中央基金而不是合同?为什么要争取竞争激烈的基金而不是其他类型的资金?原因有很多,通常都是有道理的,但绝对不是因为它们竞争激烈。这些基金通常提供好几年的资金,表示申请者的能力很好,具备良好的规划,通常被视为该领域的申请书中最好的科学家,且有经验丰富的基金协调人员在旁提供指导。还有,中央基金通常被视为能力好、优秀的 R&D 项目、经验和写作能力不错的 PI。另外,晋升与终身职审查委员会 (promotion and tenure review (P&T) committee) 通常想要有一个或多个以上来自中央有竞争力的基金记录结合成功的结果的申请者,没有符合这些条件可能会让 P&T 委员会留下不好的印象。拥有一个以上的中央基金(如 NIH 或 NSF)通常会让私人企业愿意提供自己的基金或合同式资金给同个申请人,反之则不是如此。有持续申请到中央基金(如 NIH 或 NSF)还有众所期待的发表记录就能拥有一切,没什么可失去的!

还有,可能有点令人惊讶,但中央、州基金也有缺点。这些基金竞争非常激烈,尤其对年轻的科研人员来说,要跟在科研打拼几十年的人一起竞争非常困难。另外一个缺点是申请书审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所有的基金申请人在审查后都需要再修改,审查人会提供反馈,但他们的评分和审查是单位决策的依据,可以说审查的意见就是一切,负评几乎无法翻转最后结果。还有,要打进成功的中央基金申请人“圈子”是会令人非常挫折的,举例来说,NIH 基金的层级会被议会或单位删减预算,但下一年的申请书数量并不会减少,因此能获得基金的项目数量变少,评分提高(分数低的才能获得基金),通过基金申请的人数减少。所有的时间、精力、汗水和担忧都付诸一炬,一切要再重新来过。

另一方面,中央合同就没有那么竞争。有同个主题的申请人会比较少,这样的申请人对需要你的 R&D 来解决特定问题的中央单位来说会比较有吸引力。合同有 SBIR 和 STTR 类型,通常是支持来自学术圈的新创小型企业。有时候会先提供前六个月的基金支持,如果工作成功的话,再将基金期间延长数年。合同非常结构化,因此要发表原创创新的 R&D 可能不容易,这对企业合同基金来说尤其如此,因为工作通常是针对新产品或进化的产品,要做出之前从没有发表过的创新原创 R&D 结果几乎不太可能。所以要记得,要接受任何类型的特定合同通常表示要做的 R&D 工作是要解决特定问题或目标,带来可商业化或可营销的结果,因此并无法产生高质量、原创和创新的科研发表文章。虽然不是所有的合同都是如此,但这些限制经常会出现。

2. 私人企业合同和基金

取得私人单位的合同或基金通常看起来似乎比 NIH 和 NSF 简单多了。虽然有可能是这样,但私人单位也有一些缺点,比如对晋升很终身职可能会有负面影响。基于 R&D 的本质,是有可能取得成功的发表文章/简报和商业化地可行结果,但年轻的科研人员如果只有这一种类型的基金通常会受到 P&T 委员会的质疑。另一方面,如果同时有产业合同与政府基金这两种资金的记录,在申请 P&T 的时候,大部分的学术单位都会认为这是加分的项目。还处于科研生涯早期的学术人员应该要记得,基金通常能为大学带来可观的间接资金,但不管是政府或是产业的合同,这通常都不会发生。

合同和基金本身可以用在个人在创新有创意的 R&D 上的需求,在分析相关领域尤其如此。这也能帮助最终要进入产业进行科学相关职业工作的学生获得更多经验。还有这通常也能帮助申请人取得 R&D 项目中原先没有的器材,帮助基金单位开发新的市场,或是新的进阶器材或分析工具方法。这些都是学术研究人员和基金公司所想要的东西,通常对所有的人都有好处,包含学生,这是个好事!确实,学生可以同时花时间在产业实验室和大学(产学合作),在他们的硕士研究中同时获得宝贵的学术和产业经验,这类的产学合作项目已经在许多高校实行多年。看起来所有人都在这些项目中获得好处,通常都有很好的发表文章、简报和商业成功。

过去十年多来,研究生参与的产学合作在分析 R&D 领域有了很成功的项目,其中特别成功的例子是开发出全球第一个重磅生物制药产品,该产品成为提供基金的公司数十年来最热销的产品直到今天。研究生取得他们的博士学位,公司与高校合作完成大部分的分析 R&D 工作(还有数个杰出的发表文章),而完全受专利保护的产品成为称霸全球盈利最高的药物超过十年,所有人都是赢家!

3. 私人非营利基金和合同

有许多私人资助的非营利基金会,例如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阿兹罕默症协会 (The Alzheimer's Association)、关节炎基金会 (Arthritis Foundation)、查尔斯·科赫基金会 (Charles Koch Foundation)、健康护理基金会 (Healthcare Foundation)、沃尔玛基金会 (Walmart Foundation) 和洛克菲勒基金会 (Rockefeller Foundation),这些单位都提供基金或合同机会,一般都是物理学领域。虽然每个基金会都有属于自己、有点模糊且比较泛的主题,但这些机会一直以来都很竞争。这些基金一般都会给比较泛的主题,通常是特定疾病的新的制药或是治疗方式、社会进步、科学意识、物理学学生培训等相关议题。虽然金额不若 3 年或 5 年期的中央基金(NIH 或 NSF),这些基金会一次性提供给项目进行多年的研究,给受奖人带来一笔可观的收入。

通常这些基金无法跟 NIH 或 NSF 基金相比较,不管是基金的金额或是期间,跟中央基金(如 NIH 或 NSF)比起来都相对较少,但竞争依旧激烈。他们不一定要跟基础科学有关,也不是特别积极要发展新的 3D 打印机或进行"自顶向下(top-down)"蛋白质 MS 的轨道质谱仪。这些类型的合同或基金多是来自相对应的产业 R&D 类私人企业。

根据参与的基金会,申请到基金的人可以利用这点为自己的 T&P 增值。通常他们的基金限制不像产业合同那么多,但他们想要看到真正可有型的 R&D 应用,解决某些社会、医学问题等等。大一点的基金会,例如盖茨或扎克伯格或美国癌症学会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CS),他们都会考虑长远的项目,但像 ACS 这样的组织会希望跟癌症研究相关的企划书。美国化学学会 (American Chemical Society) 也有这些基金类型,通常都是跟学术有关的,但他们的提供的基金有限,一年的金额会比中央基金(例如 NIH 或 NSF)少,但会跟产业合同(根据公司和产业的性质)相当或更多。

结论

通常越大的基金会每年收到的基金申请数量越多,所以竞争也相对激烈。当然,有很大一部分的因素取决于提案的 R&D 内容是什么,如果工作真的极具开创性且有很高的机会成功,那么竞争就会比较小。

产业基金和合同,还有私人基金会,这些机构的审查程序一般没有 NIH 或 NSF 那么严格或竞争,某方面来说它们对处于科研生涯早期的学术人员的价值有限。还有,因为他们能带给科研人员的学校的间接利益较低,对研究人员来说参与这些基金或合同的价值也相对较低。

再回来说到晋升、加薪、增加实验室/办公室空间还有其他学术人员津贴,这些通常都与他们过去为高校带来多少基金,未来可以为高校多少基金直接相关,特别是间接收入。这不止跟你与团队生产多少高质量研究文章和简报有关,也跟你指导多少本科生、研究生有关,还有你在教书和研究上获得多少奖项。最终,虽然大家说这跟钱无关,但事实是,大多时候,全部都跟钱有关。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