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公众参与科学

现在就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取得量身定制的内容!
Free
文章
By Kakoli Majumder | 2018年08月28日
分类 科学沟通 | 3,781 浏览次数
均分: 0
学术圈内外鸡同鸭讲,你们之间真有那么大隔阂吗?
传播科学时使其容易吸收理解,阐明影响是让人懂得科学的唯一途径。伦敦皇家学会 (Royal Society) 于 1985 年发布的一份报告清楚地表明了科学传播的必要性及其可为社会带来的益处。之后的 22 年间,我们在这方面取得了多少成就?如果成果有限,那是什么阻碍了我们有效地传播科学和构建一个资讯更加发达的社会?
Free
文章
By Satyajit Rout | 2018年06月27日
分类 发表流行语 | 2,002 浏览次数
均分: 0
学术传播界准备好创新了吗?
谈到学术传播界的创新状态时,一定要提同一性仍然是研究人员生命周期终止的原因。本文提出了一些有趣的问题,例如:在学术传播界中,为什么变化往往是渐进式的,而很少大规模发生?应用创新的速度这么慢,会对下一波创新带来什么影响?这会仅淘汰那些无法创造所需规模价值的创新吗?还是会阻碍新想法的产生?
精选文章
文章
By Jayashree Rajagopalan | 2018年05月21日
分类 科研之外, 科学沟通 | 14,236 浏览次数
均分: 0
Lay summary 不只是给科研人员,也是给资助者看的
为了让科学能真正的开放,除了让科研成果能免费获取外,我们还需要思考让非科研圈的人了解科学研究。本文讨论为何越来越多资助单位开始采用 lay summary 来与纳税人互动,告诉他们资助的研究带来了什么影响。
Free
文章
By Payman Taei | 2018年03月29日
分类 发表流行语, 科学沟通 | 2,406 浏览次数
均分: 0
期刊、出版商和学会在社交媒体上该做不该做的事
社交网络让人变得如此亲密,这也表示学术期刊和出版商有极大的机会让自己被看见。本文谈论期刊、学会、出版商和资助单位在社交平台上与学术圈互动时,有可能触犯的误区。
Free
文章
By Andrea Hayward | 2017年12月27日
分类 乐在学习 | 1,621 浏览次数
均分: 0
编辑部精选:这些是我们最爱的视频
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已经看过了意得辑专家视点编辑部选出的信息图和深度讨论文章,在这篇文章中,我们要来看看团队最爱的视频。
Free
文章
By Sneha Kulkarni | 2017年11月08日
分类 科研发表新闻 | 1,418 浏览次数
均分: 0
AHRC 的 2017 电影研究奖表扬通过影像进行科学传播
最近有越来越多的研究通过多媒体形式进行传播,最受欢迎的就是电影。为了表扬越来越多艺术和人文领域的电影产生,还有开始关注全球挑战,英国人文研究委员会 (AHRC) 宣布了 2017 电影研究奖,阅读了解获奖条件以及入围电影名单。
Free
文章
By Sneha Kulkarni | 2017年10月19日
分类 科研之外 | 4,976 浏览次数
均分: 0
该是科学与政治携手并进的时候了吗?
一般科研人员给人的印象是与世隔绝的隐士,他们甚少走出实验室和象牙塔。这个情况在过去几年发生了变化,全球各地的科研人员开始走上街头,屡屡出现在新闻头条,表达他们对科学相关政策事务的不满,是什么激起了这个反应?是科研人员的传统角色有所变化,开始涉入政治领域了吗?阅读本文深入了解。
Free
文章
By Sneha Kulkarni | 2016年12月16日
分类 书籍、资源、工具 | 6,761 浏览次数
均分: 0
【资源】指导科研人员如何有效与媒体沟通的在线课程
学术圈的成功现在逐渐与公众互动相关,科研人员必须通过媒体宣传自己的研究,向大众说明研究的影响。SciDev.Net 为帮助想要增进媒体互动技巧的科研人员,设计了在线培训课程。
Free
文章
By Sneha Kulkarni | 2016年12月06日
分类 科研发表新闻 | 5,422 浏览次数
均分: 0
改变法律历史,心理学家 Elizabeth Loftus 荣获 2016 John Maddox 奖
2016 John Maddox 奖得主为加利福尼亚大学知名领导心理学家 Elizabeth Loftus 教授,她的人类记忆研究找出人了可以针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产生生动的记忆的证据,在奖项公布中叙述:她的发现改变了整个法律历史。
精选文章
文章
By Sneha Kulkarni | 2016年09月13日
分类 发表流行语 | 13,155 浏览次数
均分: 0
大家谈科学:科研人员为何该接触公众
科学很少成为大众讨论的主题,一般人通常都觉得科学是复杂的学科,最好让懂的人处理,也就是科学归科研人员管。一般人甚至将科研人员看作精英,是象牙塔里的隐士。科研人员与大众间的沟通鸿沟带来了一些问题,这些问题不止影响科学本身,也对医疗保健带来影响。科研人员该打破藩篱走入大众,但为何科研人员对于与非学术圈的人互动如此迟疑?公众参与对大众、科研人员和科学有帮助吗?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