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现在就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取得个人专属发表建议
全球的科学和科技都在飞快进步,开发中国家的表现特别出色,正快速地赶上已开发国家的研发投资、技术进步、研究产出以及研究推广。美国国家科学委员会将全球的变化及趋势公布在《2016 科学与工程学指标》中,该报告已于 2016 年 1 月公布。
要分享还是不分享:研究人员共享自己数据的动机是什么?
已读
共享数据的好处巨大,虽然大多数研究人员认为数据共享是科学的理想,开放数据让大众取得还是有质疑的声音在。一个名为 Sowing the seed: Incentives and motivations for sharing research data 的研究提供研究数据管理和分享等相关问题的国际视角,试图揭露研究人员愿意共享数据的背后原因。
Taylor & Francis 报告概要:作者、审稿人和编辑如何看待同行评议
已读
大多数学术人员都将同行评议视为定性评估研究的可靠方式,但作者、审稿人和期刊编辑对同行评议的看法又是如何?全球知名出版集团Taylor & Francis 为了了解全球对同行评议的看法,在 2015 年进行了大型的国际研究调查,将研究发现发表在名为Peer Review in 2015 – A global view 的报告中…
2015 ORCID 调查报告
已读
ORCID 全称为 Open Research and Contributor Identifier,是一个非营利性的社群活动,不分单位、领域和国家,提供全球研究人员独特的识别码...
【案例分享】从掠夺性期刊的陷阱中逃出
已读
掠夺性期刊经常会向作者邀稿,以快速发表为诱饵吸引他们投稿。科研作者如果不小心掉入这些期刊的陷阱里会有什么后果?作者该怎么判别期刊的可信度?
全球出版社、政府、学会都面临了学术贪腐的重大问题,科研发表落入不端深渊?
已读
全球出版社、政府、学会都面临了学术贪腐的重大问题,一篇文章指出学术发表界令人担忧的趋势,需要各界的重视。本文将告诉你:为何作者会做出不端发表行为?期刊该如何找出违规的论文?中国该采取行动阻止学术贪腐吗?
【案例分享】利用 altmetrics 向资助者展示你的研究工作影响力
已读
本案例取自 Scholastica 和 Altmetric 共同制作的免费电子书 The Evolution of Impact Indicators: From bibliometrics to altmetrics,书中说明科研人员因为善用 altmerics,能够更完整展现出自己研究对学术圈和公共政策的影响力...
学术出版界很明确地往开放获取靠拢,OA 期刊数正在稳步成长,为什么出版商会决定转成 OA 模式?
已读
学术出版界很明确地往开放获取靠拢,OA 期刊数正在稳步成长,时不时就会有新的 OA 期刊出现,也有“翻转”现象的出现,原先收费访问或订阅制的期刊转为黄金 OA,为什么出版商会决定转成 OA 模式?时机为何?这个决定对各个关系人会有什么影响?本文分析从 TA 转为 OA 模式的可能性并推测 OA出版的未来。
已读
准备投 plos one,看到要求上传数据。因为对公开数据使用版权等等不了解,所以想请问下: 把数据上传到 figshare 这类数据共享网站后,如果有其他研究者利用此数据做相关研究发表论文,是否有法律等规范要求其必须注明出处,需要以相关文书告知到数据拥有者吗,还是数据共享后被别人应用公开发表自己就毫不知情了?
林道诺贝尔奖得主大会
已读
对于许多年轻的研究人员来说,诺贝尔奖得主是只能远观的名人。每一年,林道诺贝尔奖得主大会提供 500 位科研人员机会认识来自他们领域的诺奖得主并与其互动。对于诺贝尔奖得主来说,通过在会议中分享他们的知识和经验能影响这些年轻人的科学思想。对于那些被会议选中的年轻研究人员来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