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现在就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取得量身定制的内容!
已读
尊敬的 Eddy 博士,我收到 Lambert Academic Publishing 的邀稿,要将我发表在期刊上的一篇研究论文出版成书籍。该“acquisition editor”说他们不是传统的出版社,所以他们会向作者邀稿。她还说我可以享受以下条件:免费出版、简单快速出版程序、全球销售、无抽成、只有作者拥有版权、使用环保友善科技下定后才印刷。这是掠夺性条款吗?您怎么看?我该继续跟这个人沟通吗?
研究不端算是一种犯罪行为吗?
已读
一般来说,研究人员若有不端指控,其所属单位会进行进一步调查,但不端行为遭到起诉的情况非常少见。然而,有些科学专家认为研究不端行为算是犯罪。将学术造假认定为犯罪对研究人员公平吗?这样的认定是否有助于科研道德和科研诚信的发展?学术不端行为有办法通过法庭处理吗?
Gotcha reviewing:相对于接受,期刊更趋向于拒绝稿件吗?
已读
期刊拒稿被视为发表过程中很自然的环节,然而,顶级期刊会比较倾向拒稿而非接受稿件,这个情况被 Journal of Marketing Channels 期刊主编 Neil Herndon 称为“gotcha reviewing”。这个现象对学术出版有什么意思?为什么期刊要拒绝大量稿件?本文进行深入讨论。
不可重复性:缺乏公认的定义有多严重?
已读
研究不可重复可说是学术圈最广泛讨论的问题,大家知道的是目前面临重复危机,但无法找出解决办法,主要是因为不可重复这个词本身并没有公认的定义。
科研质疑有可能会伤害科学吗?
已读
随着科研透明度和重复性备受关注,我们经常会听到“科学已经坏了”、“现在的科学需要矫枉过正了”这样的说法,所以为了确保发表研究的可信度和诚信度,出现了各式各样的倡议来处理这些科研质疑。但质疑发表的研究会不会影响科学呢?本文整理各方看法,试图了解科研人员是否该注意提供数据的要求。
已读
我 2015 年投稿的时候,期刊还是 SCIE 索引的,目前文章仍然在审,但 2016 年的 SCIE 收录清单中,这个期刊不见了。这样我的学校就不会认可我的文章了。如果认定的时间点是投稿的日期,那时候期刊确实还是 SCIE 期刊。请帮帮我。
预印本在科研传播中扮演的角色:预印本是什么,为何需要利用预印本来传播你的研究?
已读
为了破解期刊发表阶段不可避免的延迟,最近科学家开始发表文章的预印本。预印本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科研作者要使用预印本?本文将介绍预印本,说明预印本如何促进研究传播。
CRPR—破解学术不端的新发展
已读
过去传统的学术流氓和学术不端版图已经进入了新纪元,现在出现第三方代理利用投稿过程的漏洞,操纵同行评审程序。为了适应这个发展,论文服务产业推出了论文服务提供商的运营准则。CRPR就是其中之一。
自发性撤稿是否能激励科研人员主动纠错?
已读
撤稿是学术发表特有的,但太以期刊为中心而且具有刻板印象,因此研究人员对于揭露自己论文中的错误,即使是诚实的错误,都非常迟疑,他们害怕撤稿会伤害自己的名声。已经有一些声音出现,认为要让撤稿变得更以作者为中心,不要让撤稿成为期刊编辑宣告不端行为的主要工具。究竟自发性撤稿能否激励科研作者站出来说出自己的诚实的错误呢?
一张图看懂各领域Top5期刊影响因子
已读
一图读懂,快来看看你所在学科的前五名期刊都是哪些?他们的影响因子是如何变化的。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