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构建符合个人喜好的图书馆!

科研人员之声

我们发现,虽然意得辑专家视点上的资源能帮助你了解最佳发表实践,了解科研发表界的最新消息,但你也该知道科研人员还有学术出版人士有什么看法。本栏目就呈现全球研究人员和科研出版专业人士的意见。我们邀请他们针对特定科研发表相关主题,分享自己的意见和自己亲身的经验。你可能会看到与自己相近的看法和经验,希望这能鼓励你深入思考作者们探讨的议题,也欢迎你留下个人经验!
“老”博士告诉你:埋头苦干,其实事倍功半
已读
读研苦,当博士后苦,做教授也苦。我当初读博时,焦虑、睡眠不足、操心各式期限这些都是常态。如今毕业五年了……
学术职业障碍:破除自我怀疑的心魔
已读
当被问到我的职业目标是什么,我都会说谎:“我不知道”,但这不是真的。我清楚地知道我想做什么,我非常渴望能成为主要研究型大学的教授,但我说不出口,因为我确信,那对我来说是高不可攀的目标。
读博:没人说的那些事
已读
很可惜,精神状况在研究界是个“禁忌”话题,很多时候,你会发现人们连提都不提。学生不会跟导师说这事儿,也不跟同学谈,甚至没办法承认自己不太对劲。我认为这是很重要的议题,所以借这篇文章谈谈这事。
写毕业论文让我学到了这些事
已读
我毕业论文写得很慢,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慢慢写。虽然看起来好像很久,但那大部分是每天早上在上班前花半个小时写的。用超过一年的时间写篇毕业论文,每次写半个小时,真的是写了很久,整个过程让我学到三件事情。我毕业论文写得很慢,花了超过一年的时间一点一点慢慢写。虽然看起来好像很久,但那大部分是每天早上在上班前花半个小时写的。用超过一年的时间写篇毕业论文,每次写半个小时,真的是写了很久,整个过程让我学到三件事情。
在等待博士梦成真的同时,学着怎么生活
已读
每天凌晨五点半起床,有时候工作十个小时,那甚至不是我喜欢的工作,这样的生活方式不是我想要的,我想改变。那时候的目标?从“发论文当博士”变成再加上“打造一个不行尸走肉的生活”,多棒的梦想啊!
我是谁?研究生?诲人不倦的老师?学者?
已读
图书馆学从来不在我的职业生涯规划中。我原本的目标是攻读社会心理学博士,但学校没有接受我的奖学金入学申请,所以我不得不重新评估我的职业目标。
科研人员必须培养学术韧劲
已读
客座作者 Fouzia Nawaz 在本文中提出了学术韧性这一概念,她在学术研究和出版的语境下进一步解释了什么是韧性。此外,她还分享了有关研究人员应该如何培养学术韧性的一些贴士。
你最近看过教学大纲了吗?
已读
想象一下,两个讲师坐在一起,在进行写作项目,聊着他们的学生。这两位老师开过的课已经多到自己都数不清了。他们也很沮丧。对于不愿意尝试,连最简单的东西都不愿意动手,还抱怨自己分数过低,跟老师求情的学生,他们感到遗憾。但他们真的希望自己的学生能成功。其中一个人搜索了安全的地方,到家之后注册了个推特账号,发给另一个人,当做是煮饭时的突发奇想。
图书馆员平常的一天
已读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们会在推特上化身为 Lousy Librarian,我想要说说现实面,图书馆员一整天都在做些什么。我的意思是,这其实挺有趣的,如果你爱那种有异国情调的冒险故事,那就要小心了!
我为何走上图书馆员这条路
已读
不像其他人,成为图书馆员并不是我渴望过的事,但我挺喜欢的。图书馆是一个充满可能性的天堂,有点霉味,还有眯着眼睛的反社会人士。当我到了要决定要不要读研的时间点,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醒了过来,大声叫着:「我成为反社会人士的一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