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现在就注册《意得辑专家视点》取得量身定制的内容!

发表要闻

科研发表界最近关注的话题是什么?国际上有什么重要的研究进展?不同国家有什么最新的研究趋势?对于科研发表界的热议话题,期刊编辑和科研作者怎么看?本频道专门提供科研发表以及国际上科学研究的最新趋势与新闻。
已读
我发表过几篇论文,包括合著的论文。但我在 PubMed 上搜索自己名字,其他所有论文都能找到,唯独 A 期刊的论文无法找到。但如果不用自己的名字搜索,而是通过标题或者关键词,又能找到 A 期刊发布的论文。这是什么情况?有什么办法吗?
  • Anonymous
  • 2019年5月7日
  • 706 浏览次数
已读
embargo period 是否只适用于开放获取期刊?基于订阅的文章也会有 embargo period 吗?
  • Dr. Onler
  • 2019年4月12日
  • 2,709 浏览次数
人工智能如何推动科学与研究?
已读
人工智能具有改变科学发现进程的潜力,因此对研究人员具有极大的兴趣。虽然人工智能在研究领域的应用还处于初级阶段,但人工智能为研究人员提供的选择和可能性似乎无穷无尽。
已读
我的文章发表在 Edorium 的期刊上,但我在 PubMed 找不到。期刊的出版商看起来很新,有可能有什么问题吗?
  • Anonymous
  • 2019年4月2日
  • 1,356 浏览次数
“老”博士告诉你:埋头苦干,其实事倍功半
已读
读研苦,当博士后苦,做教授也苦。我当初读博时,焦虑、睡眠不足、操心各式期限这些都是常态。如今毕业五年了……
期刊主编苦恼
已读
我在假期时到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开会,在会上遇到 Victor Sadras 教授,他是 Field Crop Research  (IF: 3.127) 的主编。我跟他聊到了做主编的感受和烦恼。 
学术职业障碍:破除自我怀疑的心魔
已读
当被问到我的职业目标是什么,我都会说谎:“我不知道”,但这不是真的。我清楚地知道我想做什么,我非常渴望能成为主要研究型大学的教授,但我说不出口,因为我确信,那对我来说是高不可攀的目标。
2016 年来,审过百篇论文的经历
已读
2015 年末,已经发表(包括已接收)了两三篇水文的我雄心壮志,觉得水平不错,于是突然冒出给各个知名期刊 editor 写信求审稿的想法。于是在打磨几遍后,一篇篇情真意切的“求审稿”发送给了 n 多个不同期刊的不同编辑。最后收到的第一封“Thank you for the review of***”是在 2016 年 3 月 20 日。
中国科研版图速览
已读
中国在科研与科技领域飞速成长,已经成为全球科研领先国家,与美国等发达国家进行激烈的竞争,本文的信息图告诉你中国目前的发展现况与趋势。
早期科研人员及其审稿参与
已读
研究新手在同行评审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非盈利机构 Future of Research 的执行董事 Gary McDowell 博士在本文中分享了他的观点。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