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2017 科学编辑委员会 (CSE) 年会:一个难忘的经验

Christine Miranda | 2017年8月9日 | 3,288 浏览次数
2017 科学编辑委员会 (CSE) 年会

【2017 年 5 月,意得辑作者服务责任编辑 Christine Miranda 偕同意得辑专家视点主编 Clarinda Cerejo 出席了在美国圣地亚哥举办的 2017 年科学编辑委员会年会。本会议报告是由 Christine 的观点出发,分享这三天的经历。】

我跟意得辑专家视点主编 Clarinda Cerejo 参加了 5 月 21 至 23 日在美国圣地亚哥举办的 2017 科学编辑委员会 (CSE) 年会。今年的会议特别之处在于:今年是 CSE 成立六十周年,而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学术会议!与会者都是在不同领域的期刊工作的专业人士,有些代表出版社,有些则跟我们一样来自作者服务公司。今年的会议主题是“Setting Sail: Navigating the Future of Science Publishing”,为期三天的会议肯定是充满各式有用信息的,我非常期待能更多地了解期刊领域的工作,有什么样的挑战,还有接下来几年会有什么改变。

CSE 年会是认识科学出版人士的绝佳场合,互相交流想法,了解彼此的看法。会议主办单位不只鼓励大家互相交流,也在整个会议中安排了交流时间,而我遇到的第一个交流时间就是第一天的“New Member/First Time Attendee Reception”,我惊喜地走进了一个没有讲师没有简报的会议室,只有一小群人等着认识彼此。我认识了在期刊和出版社工作的领域专业人士,知道他们遇到的挑战,我也分享了作者的行为和挑战,整个过程非常有意思。【会议专业贴士:如果可以(且不会不自在的话),注意与你谈话的人名牌上都写了什么。这样你就可以迅速知道对方在做什么,他在会议上有什么能力。举例来说,你会问新任主席(会议当时仍未上任)Sarah Tegen 是不是第一次参加 CSE 会议吗?如果你有看到她的名牌,肯定不会问的吧!】这场活动结束后,接着就是另一个交流机会:欢迎晚餐,也可以看看会场展示的海报和摊位。

第二天专题演讲的主题是“Perhaps in My Next Life…”,这是我整场会议中最喜欢的一个议程(有几个很接近的第二名)。找到乳癌基因并展示人类与黑猩猩的基因有 99% 一致的 Mary-Claire King 博士带来了一段引人入胜的谈话。做为会议中的科研作者代表,她点出了几个重点,期刊编辑是决定科学方向的关键,是非常重要的角色,需要具有强大的责任心。她还以科研作者的角度列出她希望期刊知道的事情:

  • 期刊似乎经常新增指南中的内容,但却不整理这些指南,这不只让科研作者要查看的事项变得很多,也出现一些内部规定不一致的情况,使作者感到混淆,延长稿件处理时程
  • 另外一个愤怒点是第二轮审稿,King 博士无法接受在回复审稿意见后还要再等待六个星期。如果审稿人回复的时间超过两个礼拜,期刊编辑是否能自己决定?
  • King 博士最喜欢及时回复的编辑部人员。在所有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她会选择投稿回应最积极的期刊。

她也谈到期刊的主题特刊能提供有价值的主题,还有由国家角度出发的观点。有一次 King 博士受邀撰写一篇关于某个特殊经历的回忆录,她对此感到非常兴奋,也鼓励期刊能多发行这类的特刊。此外,King 博士还谈到了良好写作的重要性,除了注意语法和语言外,还要确保上下文相关性和顺序。

【下图:King 博士进行专题演讲】

Mary-Claire King delivering the Keynote speech at CSE 2017

接下来意得辑专家视点主编 Clarinda Cerejo 与泰国孔敬大学医学院研究事务自由业者 Bryan Hammon 以及 LLC J&J Editorial 高级合伙人 Julie Nash 一同讨论“国际科研作者的痛点”(Pain Points for International Authors)。Clarinda 分享了意得辑专家视点正在进行的全球性调查的初步结果,目前调查已收到全球超过 5 千名科研作者的回复,当 Clarinda 分享作者和期刊的观点有何差异时,可以明显感受到会众对科研作者的处境表示同情。有趣的是,调查结果中谈到的几个点,也在年会中的其他讨论中出现了,例如科研作者对编辑部人员的回复速度、发表时程及期刊投稿指南有何感受。

【下图:Clarinda Cerejo 分享意得辑所进行的调查初步结果】

Clarinda Cerejo presenting interim results of Editage survey at CSE 2017

 

Bryan Hammon 则是分享了东西方对科研发表的理解有何差异,大部分的差异都来自文化的不同。这堂课后的讨论出现了西方可以从东方学到什么的问题,或许接下来几年在这部分会有所发展。Julie Nash 谈到了她在新加波和中国参加 ISMTE 会议时的经验。

“The ST in STM”课堂聚焦在非生物医学领域的期刊遭遇到的一些挑战。对这些期刊来说,资金很重要,每一位讲者都谈到了克服这个挑战的方法。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专业人士群体间的文化不同,据此微调系统是很重要的,就像其他公司企业一样。同样地,也有其他课堂谈到了整个科研发表界常见的运作问题,例如远距监控工作,通过改变帮助员工等。

第二天以晚餐会谈作结,这场活动的概念非常有趣,会众分组一起外出用餐,这不只让我们更加了解彼此在专业上的工作内容,也让我们更了解彼此,就像参加了棒球和美式橄榄球速成班一样!

第三天的一开始是全体人员一起进行的“Survival of the Fittest: Evolution as Applied to the Future of Scientific Publishing”。来自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 的 Marcia McNutt 用稳健的生态体系来比喻科学出版,任何单位要能通过时间的考验,稳健性是必备要素。她认为稳健的生态体系的关键要素是机构、余裕和诚信。如果抽掉食物链中的某一环,整个生态系就会崩溃——结构就是如此重要。有某种程度的余裕才能确保持续性,例如如果期刊出版有余裕,科研作者就能在领域中一个或多个类似期刊中进行选择。最后,期刊和作者需要一起对抗掠夺性期刊,让功劳归属于应得的人。

接下来则是我个人最爱的课程之一。“Editorial and Publishing Questions – Data Informed Solutions”这堂课谈到了好几个不同类型的主题,包括期刊应该在什么阶段要求作者准备完整的细节,才能将处理时程最小化,同行评审程序如何通过培训变得更有效率,交叉审稿如何影响审稿人满意度和编辑决策,是否可在同属一个组织的期刊间相互移转论文和审稿等等。大部分的主题都是面向科研作者的,我自己与科研作者一起工作,看到期刊越多的意识到作者遇到的挑战,并努力消除这些问题,我觉得很欣慰。那些我们做为编辑所帮助过的科研作者可以与尝试了解作者需求的期刊交涉,我觉得更放心了。

我们也有机会和会议的赞助商聊聊:Overleaf 的 Mary Anne Baynes、Aries Systems 的人还有 Wolters Kluwer 的 Adam Nicely。

【下图:由左至右分别为 Christine Miranda、Mary Anne Baynes 和 Clarinda Cerejo】

Christine Miranda,  Clarinda Cerejo, and Mary Anne Baynes at CSE 2017

【下图:意得辑合作伙伴 Editorial Manager 的代表,两侧为 Christine Miranda(左)和 Clarinda Cerejo(右)】

Clarinda Cerejo and Christine Miranda with the Editorial Manager team at CSE 2017

三天的 2017 CSE 会议内容十分丰富,加上会议是在美国最棒的城市之一举办,可以观赏海豚和海狮,用赛格威在 Gaslamp 观光,还有美味的食物,更让这个会议经验增色不少。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如需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s://www.editage.cn/insights/2175.html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