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虽然大家都喜欢免费的内容,但它的付费机制会产生新的问题

Jayashree Rajag... | 2016年2月4日 | 2,830 浏览次数
专访独立记者兼博主Richard Poynder
Richard Poynder,独立记者兼博主

多数情况下,发文和讨论学术出版的一般是学者、图书馆员、作者、出版商和编辑自己,他们的观点来自于自己的知识和经验。但是对于独立记者兼博主 Richard Poynder 来说,他并不是学术领域的人,也写不出高质量的研究报告。Richard 有名在于他在博客“开放还是关闭?”(Open and Shut?)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三个系列的访谈。以博客为基础的 OA 书籍 The Basement Interviews 中有 Richard 采访数位推动免费开放获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The Open Access Interviews 和 The State of Open Access 系列记录了 Richard 开放获取倡导者和实践者的对话。Richard 也是 Global Open Access List(GOAL)的版主,这些年来,他的工作收到了很多关注。著名开放获取提倡人士 Stevan Harnad 就曾描述 Richard是:开放获取运动的“年史编者、良心和执着高尚的人”。与 Richard 的对话就如同 Steven 所说,他知识渊博、有见解且非常坦诚,是一位非常理想的受访者!

因为我和 Richard 讨论了很多事情,所以将这次的访谈分为四个部分。第一部分 Richard 讲述了他早年的工作,以及当初是如何对学术出版产生兴趣。Richard 同时分享了一些他作为独立博主和记者面临的挑战。

是什么让你成为关注学术交流议题的独立记者?

我从事过很多种工作,包括服役于皇家海军,当过农场工人、铁路保安、老师还有记者和博主。在 1980 年代,我开始对计算机和拨号服务感兴趣,我转换成记者。1988 年,我在 Micronet 旗下一家在线商业期刊当编辑,在当时是 Viewdata 系统 Prestel 公司中最大的信息供给商。到了90年代,我开始为《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和其他英国报纸写一般科技文章,偶尔为华尔街日报欧洲版(Wall Street Journal Europe)写文章。在那时,我也是 Information World Review(IWR)的编辑,主要是报道当时被称为“在线信息产业”的资讯,里面包含了一些学术出版商想要让期刊转成在线需要做哪些事。这成为我对学术交流产生兴趣的开端。

能谈谈你早期的工作吗?当初是如何开始开展开放科学活动的?

当我还在 IWR 工作时,基因是否应该有专利的争论一直居高不下,还有是否该批准软件跟所谓的“商业性”专利的激辩。那是我经常写跟专利信息相关的文章,我开始沉迷于软件专利权的议题中,在这个过程中,我遇到了开源软件运动,从那时起,我又参加了一些其他免费开放运动,包括开放获取。这个新兴趣与学术交流领域非常合适。

我也开始对科技发展挑战传统所有权做法产生兴趣,因此通过采访各种免费和开放运动的倡导者,进行更深入的探索。我在 2006 年出版的 The Basement Interviews 一书中整理了当时的采访。做完这些采访后,我发现跟免费开源软件比起来,开放获取并没有获得充分的报道,因此我决定专注于此。从那以后,当然,这个潮流扩大到开放数据、开放科研记录(open notebook science)和开放式指标(open metrics)等,后来“开放科学”(open science)这个更广泛的词就出现了。

作为一个独立学术交流记者,你面临过什么样的挑战或困难吗?

从我开始在网路上写作开始,主要的挑战到今天都没有变过。让我解释。

我的目标不是只要简单地报道开放获取,而是要记录它一直以来的发展,努力深入地探索这些问题。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挑战,因为要能够深入探讨一个议题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我做很多采访,对于接受采访的人来说往往也是繁重的工作。我的方式也意味着问题会挖的比较深,所以整个采访常常会变得很长。受访者要被问很多问题,所以他们有时会选择中途停止访谈,因此不是所有的采访都是完整的。除此之外,我怀疑一些潜在的读者可能觉得要花太多时间才能结果。因此,我的读者群比预想的要小很多。这只是野兽的本性。

第二个挑战来自于,要确保我的工作会长期 有效。一开始,我认为开放获取是网络革命的一部分,可以显著地改变世界。最后很明显地,要改变学术交流,需要的时间比原先预期要长很多。

无论结果如何,无论要花多久的时间去重塑学术出版,我不禁想,也许 50 年或者 100 年,当历史学家回顾过去,抓破头不能理解为何科研界要固守不完善又过时的系统这么长时间,我的采访可能会有帮助,但前提是它们对这段过度时期的议题、争论和讨论提供良好记录。

但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采访可能无法留存到未来史学家可以参考的时候。很明显地,Google可以随时拉掉 blogger (我使用的发表平台)的插件。理想情况下,我会希望所有的工作都能在未来任何时候让所有人看到,但这也许不太可能。

不过,最大的挑战是当我将写作移到博客时,我的收入就没有了。我想我可以去找某些形式的赞助,但是如果我这么做,我就不再是独立的,我认为一些独立的声音对于开放获取发展具有一定价值。如果没有独立的声音,学术交流变革的历史可能最后就只由出版商的观点来写,例如出版商被描述成开放获取的主要倡导者和英雄,隐去出版商最初强烈反对开放获取的事实。

我觉得有趣的点是,我面临的收入挑战是学术刊物的翻版!因为人们不愿意付钱浏览网上的内容,出版商已经承受越来愈大的压力,要取消学术期刊的付费门槛并且放弃传统订阅模式,这也是开放获取运动在这十五年间不断疾呼的。

出版商如果他们没有收入来源是无法生存的,这件事没错。基于这个原因,开放获取的出版商向作者(或资助单位)收取出版费(APC),不过科研界逐渐发现这种方法也有问题。因此,尽管免费内容很受欢迎,在解决了老问题的同时,也产生新问题。

你认为,作为一位非学术领域出身的人,对你在对学术交流发声时能提出独到的见解有帮助吗?

是的,我会这么觉得。我相信,因为我不是研究人员、图书馆员、出版商,也不涉及任何研究基金,让我比那些身处开放获取中的人具有更独立的视角。当然,没有人会说自己完全客观中立,我也不例外。毕竟,我相信开放获取是无可避免的趋势,也是最好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对开放获取的报道。

 

在下一段的访谈中,Richard 将进一步说明免费内容为何会带来更多问题,接着谈到研究和学术沟通透明性的必要。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

Filtered HTML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