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我们更需要说服科学家重新思考自己与公众的关系

Jayashree Rajag... | 2016年3月23日 | 2,612 浏览次数
专访独立记者兼博主Richard Poynder
Richard Poynder,独立记者兼博主

在与独立记者兼博主 Richard Poynder 访谈的最后一辑中,我们讨论了比较大的层面,像是在社交媒体上讨论研究和发表的用途。Richard 认为科研发表团体对社交媒体的使用仍显笨拙,而且有需要全盘了解社交媒体平台的潜力。接着 Richard 分享了目前研究的大势现象:公民科学(Citizen Science)。能听到 Richard 用现实的方式诠释这个这个潮流很有趣,还谈到了没有人讨论过的优缺点!

Richard 有名在于他在博客“开放还是关闭?”(Open and Shut?)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三个系列的访谈。以博客为基础的 OA 书籍 The Basement Interviews 中有 Richard 采访数位推动免费开放获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The Open Access Interviews 和 The State of Open Access 系列记录了 Richard 开放获取倡导者和实践者的对话。Richard 也是 Global Open Access List(GOAL)的版主,这些年来,他的工作获得了很多关注。著名开放获取提倡人士 Stevan Harnad 就曾描述 Richard 是:开放获取运动的“年史编者、良心和执着高尚的人”。

你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要有效触及研究人员还有对学术出版有兴趣的人,你会推荐哪个平台?你会鼓励研究人员以及其他有兴趣的人更常使用社交媒体吗?

是的,我使用的平台有推特(Twitter)、脸书(Facebook)和 Google+,我认为这些都是博客的延伸。虽说如此,我觉得推特是能达到我目的最有用的平台,它提供涵盖开放获取相关议题的新闻,推特还能够用来宣传我在博客上发布的新访谈和文字。不过,我发现比较古老的邮件方式更有效些,有可能是因为微博很容易在比别人的墙上消失了。

对学术出版有兴趣的人,推特是个好平台吗?或许吧,但我不认为社交网络是个理想的提倡媒介,不单是因为它比较能创造回响,还有就是想法相近的人会聚在一起强化彼此的信念跟成见。于是乎,提倡开放获取轻易的与其他科研界怎么想开放获取脱轨。而如果有哪个倒霉的科研人士说出了他对开放获取的质疑,或是在讨论中冒犯了开放获取提倡人士,可能就会深陷谩骂或言语暴力之中。这不是取得他人信任和支持的方式!有时候,就算是中立的看法也有可能被反对,因为提倡人士并不一定同意中立意见。

我想出版商对社交网络的使用应该要更有想象力一点,不要只把它们看作是宣传渠道。面对现实吧,关注一个只有固定推送最新发表论文的帐号挺无聊的,那你可能会问我他们该怎么做,但这是他们的工作,当他们尝试新的方法时,大家都会看到有没有效!

社交网络平台目前展现不错的地方是发表后的同行评审,可以看到最近 Shen 和Björk 所发表关于掠夺性出版的文章批评

我们也在 2010 年看到Rosie Redfield 质疑一篇论文的发现,该论文声称证明砷基生命是可能的。想当然尔,这些批评通常都是发布在博客上,但善用推特可以大大增加这些批评的触及人群,放大这些声音。但是,问题是研究人员/出版商不太想要回应这些出现在博客上的声音。或许,出版界人士、研究人员和出版商该做的是改变他们对社交媒体的偏见,这样他们才能更有效地使用它们。

你觉得一般民众对研究开放获取的认识如何?人们知道研究相关的信息这么容易取得吗?如果他们不知道,要怎么教育大众关于开放获取呢?

我怀疑大众对开放获取的认识很少,甚至根本没有,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这些研究相关信息促手可及,如果让大家知道开放获取,他们可能会把这个跟掠夺性出版连结在一起,因为主流媒体最近已经对这件事做出了一些报道。

最后,你认为公民科学的影响力和潜力有多大?

我认为公民科学有很大的潜力,但就看你怎么定义它,这不一定是一种新现象。比如说,一直都有业余科学家,或是没有接受正规培训的科学家,如果你用这两个词下去搜,会有好几页的搜索结果跟这个话题有关,常出现的人名有Gregor MendelDavid LevyHenrietta Swan LeavittJoseph PriestleyMichael FaradayGrote ReberThomas JeffersonSusan HendricksonFelix d'HerelleWilliam Herschel 还有他的姐妹 Caroline HerschelThomas EdisonForrest MimsDavid LevyRandy McCranie 和 Srinivasa Ramanujan

我看到的问题是,现在出现公民科学家主要被认为是众筹项目的人力,所以他们被派来数蝴蝶、鸟虫或是看着屏幕里的银行图片,然后将结果喂给实验室里的真正的科学家。这些活动当然有价值,但是也意味着公民科学的角色是做些不重要的工作,而真正的科学还是专业人士在做。我会希望这个能够改善。

还有,值得注意的一点,我上面提供的几个链接,像是 Caroline Herschel 和 Henrietta Swan Leavitt,他们是从简单的数数开始,或是协助专业科学家,但他们毕业之后做了真正的科学(不过 Leavitt 的工作终其一生很少受到认可)。

我想问题的核心在于专业人士多会认为自己有特殊的智慧能力,所以能产生理解一般人无法做到的神秘知识,因此他们与众不同,应该有更高的地位。有些科学家确实是天才,但很多人可以形容为知识工人,尽管如此,他们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的地位,坚持自己是知识守门员,抗拒业余科学家入侵他们的领域,这是 1996 年《科学家》说的。

开放获取提倡人士也假设开放科学的用意是让研究可以被其他科学家取得,开放给大众只是刚好。他们坚称大众对开放获取的兴趣不过是能够知道纳税人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所以说,我认为在花费更多时间教育大众开放获取知识前,我们可能更需要说服科学家重新思考自己与公众的关系。有好几次与医学专业人士互动的场合让我兴起了这个念头。比如说,最近我的脚有点乖乖的,我的医疗顾问让我照了 MRI,然后说脚的几个骨头需要装钢丝,他只说了 MRI 的结果显示骨头退化了,这就是他的说明,他没有告诉我整个问题的前因后果,只给了我一张知情同意书叫我签名。

由于顾问对我说明为何需要这个手术、手术过程怎么样还有手术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等等信息都不太足够,我请他告诉我可以让我回去自己读的书面内容,结果这个问题使他震惊了,他回答他可以跟我保证手术的成功了有 80%。在我的坚持下,他同意发给我一些相关的文章做参考,这是前一阵子的事情了,我还在等他发资料过来。当然,在我拿到那些参考资料后,下一个挑战就是找出可以评估研究的方法!

同时,我也要求暂时不要进行手术,我只是觉得为什么提供病患详细的手术信息是个麻烦,况且手术是要发生在病患身上的。

最后一个点,前几天我发现一个亲戚,他是一家投资公司的财务,他上传了 34 篇数学文章在 arXiv 上,主题有黎曼 zeta 函数(Riemann zeta function)、欧拉求和(Euler summation)还有 Stieltjes 常数(Stieltjes constants)等,我自己是没有办法评断这些工作的价值和质量,但我注意到有好几个专业数学家提出批评,也被维基百科引用。由于我的亲戚只有在文章上提供他的名字还有地址,我怀疑那些批评他的工作的人知道他不过是一般民众。

最近他开始算他引用的文章有多少是开放获取的,并将这个信息记录在文章中,劝告其他人也把自己的工作开放获取:『数学界应该要领先发表所有的东西在 arXiv 或是其他同等的开放获取资料库上,这是我们想的,我们写的,为何要藏起来?这没道理。』

他没有理由不支持开放获取,作为公众的一份子,他无法取得数学期刊,所以没有办法看到这些期刊上的文章,问题是:开放获取提倡人士想要像他一样的外行人获取这些论文,还是只有其他像他们一样的专业科学家取得?

 

 

非常感谢 Richard 接受意得辑专家视点的采访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

Filtered HTML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