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了解开放获取出版还有它永续发展的机会

意得辑专家视点 | 2015年4月20日 | 8,122 浏览次数
共同出版社(Co-Action Publishing)创办人Caroline Sutton 博士谈开放获取出版还有它永续发展的机会
Caroline Sutton 博士,共同出版社(Co-Action Publishing)创办人

Caroline Sutton 博士是共同出版社(Co-Action Publishing)的创办人之一,这是个跨越多个学科的国际开放获取学术出版社,在创办共同出版社前,她先后担任 Taylor & Francis(英富曼)集团的编辑经理和出版人。在 2008 年至 2013 年期间,她出任开放获取学术出版商协会(Open Access Scholarly Publishers Association,OASPA)的第一任主席,现在则是委员会成员。她身兼开放获取基础服务(Infrastructure Services for Open Access,IS4OA)主任,该机构负责管理开放获取目录。Sutton 博士曾参与过多个委员会,包括欧洲学术出版和学术资源联盟(2010 – 2013,Scholarly Publishing and Academic Resources Coalition,SPARC Europe)﹑瑞典隆德大学(Lund University)图书馆委员会(2008 – 2010)﹑瑞典林雪平大学出版社(Linköping University Press)顾问委员会及欧洲开放获取出版网络(Open Access Publishing in European Networks,OAPEN)顾问委员会。

在国际出版及图书馆界拥有深厚的人脉,Sutton 博士以大力推广开放获取出版见称,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她参与多个与开放获取相关的活动,例如在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之类的机构当报告员,也一直透过共同出版社与顶尖的研究团体和人士讨论﹑辩论和管理很多项目。她与瑞典隆德大学图书馆总部发表《开放获取出版良好实践指引》。她拥有瑞典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y)社会学博士学位。

您认为学术界在开放获取的进度如何?

2007 年 2 月,我们创立共同出版社,那时候只有几家开放获取出版商,我们共同合作,用了很多时间宣传开放获取出版的概念﹑知识共享授权证(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和金色﹑绿色开放获取的差别。由于开放获取出版的资金有限,很多出版商对开放获取存疑,甚至反对。

最近几年,形势大变,现在大部分学术出版商有开放获取选项,他们不但不抵抗开放获取潮流,而且视之为机会,向研究人员提供更多服务。现在大部分大型出版商采用“会员”制或类似模式,向在他们期刊发表大量研究论文的研究人员所属机构提供批量付款服务。

在欧洲这里,越来越多基金单位增加了给开放获取的经费,也有越来越多的机构加入。甚至有许多基金单位和机构已实行开放获取政策,要求研究人员在指定时间内将资助研究项目中的发表文章存入资料库(绿色OA),或者发表在开放获取期刊(金色OA)。在欧洲最瞩目的是 2013 年在英国发生的事件,以及欧盟委员会实行开放获取制度,而在美国,2013 年 2 月 22 日科学技术局(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OSTP)发布的白宫指令(White House Directive)则是个里程碑,推动北美的绿色OA。在研究界,我们发现大家接受和实行开放获取期刊发表的步伐不一,2013 年 Cameron Neylon 在瑞典演说时指出 Everett Rogers 提出的创新采用曲线有助我们理解开放获取在学术界的现况,消费者行为中所称“创新和早期采用者”(innovators and early adopters)的这群人已经从讨论开放获取发展至在开放获取期刊发表文章(已成常态),尤其是高能物理界和大部分生物界人士,他们并争取将开放获取应用于数据,研发可以重复使用数据的工具。另一方面,我们发现“早期與後期主力消費者”(early and late majority)这个群体只发表论文在 OA 期刊上,但也足够形成转变,表示这个模式已被接受。同时我们还发现一群人抗拒与时并进,轻则视开放获取为只有小众偏好的概念,重则视之为威胁。

对 OA 出版商来说,尤其是比较资深的,开放获取出版在出版界被广为接受是令人欣喜的转变,但也带来新的挑战。虽然我们不必像以前那么强烈地说服人们接受开放获取,然而,本来开放获取出版是由少数对开放获取影响看法相对一致的出版商所领导,在更多出版商加入后,当中不少以自己的方式搞开放获取,造成了市场混乱。鉴于这个状况开发出“有多开放”(How Open Is It?)这个工具,每个方面各有不同的“开放”程度,参与开放获取时必须理解他们需要还有该遵守的“开放”程度。除了厘清开放获取的定义,我们也发现这个新环境需要标准和良好的运作方法,开放获取出版仍缺乏多种必要的基础设施,因此大量跨机构活动和合作都以建设这些新设施为目标。

很多人对开放获取半信半疑,因为他们担心经济上这模型难以长期发展,如果出版商和学术团体因为收入减少而面临困难,市场会因此受牵连,您对此有何看法?

目前,开放获取期刊有数个经济模式,以共同出版社为例,有些期刊收取发表费用,有些完全仰赖协会或机构支持,其他则有基金赞助。

2013 年,我参加一个由英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JISC)斥资的项目,为考虑实行开放获取的团体研发工具(在 http://open-access.org.uk/information-and-guidance/guide-to-goldoa/ 可以找到工具)。为配合这个项目,我们访问了数个学术团体和出版商的高层,也以问卷形式访问英国学术团体人士,在收到的 250 个回复中,如我们所料,他们最忧虑的是转为金色或绿色开放获取所带来的经济隐忧。

首先,有几个案例显示转为金色开放获取既带来好处,又没有经济问题,例如有些规模较小的学会向出版商一次性支付了一笔款项,作为会员订购期刊,这笔支出未尝不可以帮期刊转用开放获取模型,团体以同额或稍高的成本营运期刊是有可能的。参与科学、技术和医学研究﹑首次创办期刊的团体一般很有信心创立开放获取期刊,经营期刊的团体如有收取版面﹑彩印﹑图片等费用,会更容易转型,因为投稿的作者习惯了发表文章要收费,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的工具提出团体在这方面需要考虑的问题。

开放获取对于以期刊作为主要营利收入来源的团体来说是个挑战,他们将收入用于举办其他活动,另一个实行开放获取有困难的是服务大量临床医生(会读期刊但不会投稿)和少数研究人员(会投稿)的团体,而最后一类则是要将官方期刊折扣作为会员主要福利的团体,他们把开放获取视为威胁;综观以上的情况,开放获取促使团体面对一个重大问题——它们的活动经费从那里来。

团体有不同的选择,我们发现有些团体引入绿色 OA 以配合它们的内部制度,提供作者不同的选择,或者创立比现有期刊的目标范畴更广的开放期刊。2007 年,Peter Suber 和我搜集加入开放获取的团体的数据,这份目录继续由 Amanda Page 管理和更新,现在有超过 850 个团体的数据;大部分团体都可以在下面这个文档里此网页找到与自己规模﹑背景类似的案例: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ccc?key=0AgBYTDKmesh7dDZ6UnBfcnpOdVpnd3ptSnVpQ0xrenc#gid=1

【下周发表的第二段访谈,Caroline Sutton 博士将与《意得辑专家视点》的读者分享作者对于开放获取期刊的态度、OA 期刊如何控管同行评审质量、为何将诈欺期刊加入黑名单不是对抗这些期刊的好办法,敬请不要错过。】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

Filtered HTML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