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STAP事件:科研界的未来越来越不可信?

Alagi Patel | 2014年8月8日 | 9,260 浏览次数

STAP 事件引起的风暴余波荡漾,但有一件事是肯定的:在实验室外的生活中,科学思维的原则变得更朦胧。科学的基本是收集证据并进行推理,已经在当今出版撤稿行为和媒体炒作失败的研究复制的环境中变得模糊。虽然例如黄禹锡的学术不端事件造成了类似的炒作,但对无法复制的研究都予以指责的行为是不明智的,ACS Nano 表示“ 指控他人学术造假的博客和社交网路发帖正在稳步上升。”

我们知道例如经典谬误等概念的重要性:部分正确并不代表着整体正确,有些人却忘记了它的实际应用。STAP事件中,图片被宣称为错误,Vacanti认为一个有完整基础的研究不会毁于无意为之的错误,STAP论文里的图片错误「不影响报告的整体内容、科学数据或结论」,撤销一个有坚实科学支持的研究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怀疑主义是科学思维的特性,但必须有逻辑与耐心,急躁之下得出的结论弊大于利,即使指控最终证明为毫无根据,被告人的名字会永远被贴上标签。

Knoepfler实验室干细胞博客在网上运行对STAP的民意调查,就像黄金时段的电视节目一样,这样的做法只会火上浇油并分散解决真正问题的焦点。对媒体来说,关于复制研究本质的讨论才是应该焦点关注的,我们知道复制研究的可取之处,但我们对复制研究实际上遭遇的困难和何时该将声明视为伪造或是复制问题的认知并没有共识。例如,日本理化学研究所科学家们在技术提示中声明:“尽管它看似简单,此过程需要特别注视细胞的处理与培养条件,以及起始细胞群的选择”,并认为这是“绝对可以复制的”。对于无法复制的结果,阿尔贝茨博士曾对华尔街日报解释过提升实验的参与程度是一个因素,“这跟生物学本身的复杂性和(实验)方式变得复杂有关。”

如今科学实验的复杂本质让复制研究需要更全面的猜测与讨论。为了取得平衡的观点,需要采取像在主流社会置入不端行为的含义一样的行为,才有可能通过平衡的观点揭示可能存在的潜在问题。事实上,某些问题是由竞争所驱动的,并且导致有意的不当行为,例如缺乏临床前设置也很少强调的双盲实验等。如果没有这些双盲条件,研究人员有可能会因为发表高影响期刊的欲望而故意发表正面结果。在其他情况下,原始数据不让对手取得,即使提供,也是不够详细的数据

除了这些故意行为外,也包括其他的可能因素,进行复制研究的研究人员需要完全明白方式中的细微差别,以及认真进行研究与积极进取的义务。我们还必须考虑到实验室、设备与材料的差异可能导致不同的结果,最后,实验中变量越多,小误差就越有可能影响到结论。关注这些可能影响复制研究结果的意外因素不仅可以避免诬陷他人,也可以对复制研究的变动性有更全面的了解,这种认识将能推动研究行为的进步。

总而言之,如果我们要在科学发表变动同时取得进步,那么我们需要对复制研究的概念有更强大的理解,最重要的是,社会必须保持对科学自我纠正性的信仰并具有坚实的科学思维,高贵与准确的判断能力为寻求真理之路。

因为STAP事件让人注意到干细胞研究相关的几起学术不端事件,孙学军博士分析了干细胞研究不端事件的背后成因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