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PLOS 中国行:让科研成果触手可得

意得辑专家视点 | 2014年8月14日 | 1,421 浏览次数

PLOS ONE 首席资深编辑 Eric Martens 博士于 6 月初应意得辑之邀造访中国,进行了一系列共7场讲座,帮助中国作者了解PLOS ONE的发稿要求和中国作者常见的拒稿原因。同时,科学新闻杂志社与Eric Martens博士进行了专访,访谈的要点如下:

PLOS是否真的来者不拒?

PLOS ONE 的办刊理念是所有好的科学研究都应得到发表。因此,我们接受所有科学过硬、符合伦理、书写规范的研究论文。尽管我们并不用对该领域的潜在影响力去“卡”某项研究,但我们通过保持科研伦理、科学书写、数据可用的最高国际标准来保证出版物质量。

我们的评议非常全面,很多论文因为不符合标准而未通过。尽管有些科学家认为我们会接受大多数投稿,但中国投稿者的接收率实际低于50%。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数据,因为据我所知,中国科学界感觉 PLOS ONE 会“来者不拒”,但事实并非如此。有些人发过来的论文并没有具备发表的条件,而且存在一些科学和语言问题等等。

那么,来自中国作者的投稿最常出现的问题是什么?

在中国投稿者中最常见的是语言问题。大约超过三分之一的中国稿件需要打回去进行再编辑。但语言并不是论文被拒的主要原因,因为语言是可以通过专业的语言编校服务修改达标的。

论文被拒的原因首先来源于科学设计的不合理,如研究设计、实验设计、方法设计分析或结论不合理。

其次是因为没有充分描述与以往文献的关系或存在科学性上的问题。PLOS ONE 要求论文为各领域做出贡献,但有些科学家却是在重复他人的研究。重要的是,描述自己的工作是如何建立于以往文献之上,并描述自己如何做出进一步贡献是作者的责任。可能对有些专家来说这是自证,但编辑和评审却需要作者阐释清楚。

还有,不少文章并不符合国际标准的研究伦理,比方说人体试验是否经过批准或同意,动物试验方式是否符合标准。

PLOS ONE 对论文发表的标准是技术上的正确性,与很多期刊的标准不同,能说说是为什么吗?

这是 PLOS ONE 办刊理念的重要元素。PLOS 的创始人和董事会认为,精挑细选的期刊在选择文章时,只注重广泛的影响或成果的重要性,意味着他们会拒绝很多不错的科学成果。这就导致被拒绝的科学成果无法被科学界所了解。而且被拒后,作者就必须要重新修改论文格式、额外做实验、给其他期刊投稿,可能会花费很多年。

我们关注技术正确性、科学合理性。因为如果这篇文章会对其他科学家有用,即便只是小众,我们也应让它为世人所知。如若不然,就会延误科学的发展。在同行评议中花费一年,就可能有其他科学家重复同样的实验。浪费了资源,却仅得到编辑一句话:这篇文章对他们的期刊来说不够重要。

我们期刊的创始人和大多数科学家都有这样的经历,他们知道自己做了一项不错的研究,但是却被期刊拒绝。不是因为科学不好,而是因为一些其他主观的因素,这对很多科学家来说都是极具挫败感的。

对于 PLOS ONE 成为一些投机分子的温床,PLOS ONE 有什么因应措施?

我觉得的确存在投机分子在钻我们期刊标准的空子,又或是大家有这样的感觉:“PLOS ONE 来者不拒”。但我们有非常强大的保障来确保这种情况不会发生。当然,如果他们论文质量不过关的话是不会通过的。

这也是我们考虑的。作为把关人,我们确保只有过硬的研究才能发表。我们每个月能收到 5,000 多篇投稿,但我们的学术编辑也随之扩展到了 5,000 多名,每个编辑平均每个月审查一篇文章。只要期刊和学术编辑的工作过硬,我们发表的文章就会有质量、有价值,就不会让投机分子有机可乘。

影响因子是期刊的指标,PLOS ONE 在 IF 的目标是什么?

我们期刊的影响因子比平均水平已经高了很多,鉴于我们的发表标准是发表所有合格的科学成果,因此我们不会期望这样标准的期刊有高达几十的影响因子。因为我们不会基于某篇文章的影响因子而排斥这篇文章,我们也很愿意发表面向小众的文章。

然而我们也绝不会努力去追求影响因子,我们的办刊宗旨决定了我们的出版物标准是发表所有合格、符合伦理的研究。其他更加精选的期刊可能会更加精挑细选,以提升影响因子。这不是我们的风格,我们绝不会改变我们的办刊标准。

另一点,影响因子并不是 PLOS 信奉的评价标准。这种测量标准存在很多问题,它并不能代表各篇文章自身的影响。如果某个图书馆想要决定整本期刊是否有用,了解整本期刊的平均水平,我可以理解他们为什么使用影响因子。

PLOS 率先开始推行“单篇文章评价指标(article-level metrics)”,即不看一个期刊的平均引用,而是看这篇文章本身的引用率,或者是这篇文章的阅读和下载量。这是真正评价一篇文章自身的影响力的方法,也是我们推动的发展方向。

很多科学家越来越意识到影响因子这一评价标准存在的问题,这是受到由美国细胞生物学学会发起、科学编辑和出版商共同参与的《研究评价宣言》(DORA ,Declaration on Research Assessment)的影响。该宣言建议在雇佣、晋升、终身教职等方面均不要采用影响因子为标准

PLOS ONE 的版面费是不是太高了?

PLOS 不仅是出版商,也是一个以使命为基础成立并运营的倡导组织,旨在通过在研究交流领域的革新推动科学与医学进步,任何利润均用于再次投资以推动该使命。我们是一个非会员、非订阅、非营利、100%开放获取的组织,我们为了实现该使命,努力保持财务稳定和长远的财务健康。

我们的确有收费层级结构。

我们了解到有些国家的科学投入是有限的,因此我们通过公式对比该国的研究经费和经济总量之间的比例。如果比例低于特定标准,那么该文章的费用就减少到 500 美元;如果比例低于第二级特定标准,费用全免。这是向研究经费有限的国家和地区提供的公平的收费结构,但美国、中国基于该公式都高于标准,因此费用都是 1350 美元。

我们的商业模型是只有在文章接受后才会获得资金,这就意味着被拒的论文也要花费员工的时间与精力,这是无偿的。我们需要用被接收文章的资金来支持被拒的文章,这也是成本之一。同时我们还有内部审核的员工费用、同行评议管理、生产过程、调整文章格式、网上发布、维护网站等很多开支。

 

非常感谢 Eric Martens 博士来华参与意得辑12周年系列庆典活动,也感谢科学新闻杂志社记者的认真采访!

专访原文:http://www.science-weekly.cn/skhtmlnews/2014/7/2579.html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