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打击科研和发表伦理道德问题,提高开放性是最好的办法

Jayashree Rajag... | 2016年2月26日 | 3,666 浏览次数
专访独立记者兼博主Richard Poynder
Richard Poynder,独立记者兼博主

这是我与 Richard Poynder 的对谈,Richard Poynder 是独立记者兼博主,他特别关注学术沟通和开放获取。在上一辑的访谈中,Richard 提到在提供免费获取研究论文时,发展可行的商业模式是很重要的,但有时候会带来不可预见的问题。在这辑的访谈中,Richard 进一步说明他的看法,详细描述 APC 跟付费模式。同时他也谈到了为何出版商没有做到他们该有的透明度,他也建议,在所有的事情中,提高透明度能体现掠夺性出版商出现后所制造出的问题。Richard 说到,科研作者向发表和职涯晋升压力妥协是不对的,最终做出不良发表实践。

Richard 有名在于他在博客“开放还是关闭?”(Open and Shut?)上发表的文章,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三个系列的访谈。以博客为基础的 OA 书籍 The Basement Interviews 中有 Richard 采访数位推动免费开放获取运动的主要倡导者。The Open Access Interviews 和 The State of Open Access 系列记录了 Richard 开放获取倡导者和实践者的对话。Richard 也是 Global Open Access List(GOAL)的版主,这些年来,他的工作获得了很多关注。著名开放获取提倡人士 Stevan Harnad 就曾描述 Richard 是:开放获取运动的“年史编者、良心和执着高尚的人”。

Richard,你曾经提到开放获取(open access,OA)可能有不同的问题。就你看来,免费无限制的信息存取可能会带来什么问题?

能够免费获取内容固然很棒,但它的收费模式可能带来无法预见的问题。以 APC 模式来说,它吸引了掠夺性出版的出现,有些出版商开开心心向作者收取发表费用,但却忽略了要有适当的同行评议,有时甚至完全没有审稿,说到底,这些出版商不过是把论文放到互联网上,完全没有审查或是质量控管。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还有,虽然发表者付费对进行研究的读者来说是好事,但我们也要思考这是不是会让科研作者面临的情况更糟,尤其是哪些付不起 APC 的人,他们很多都来自开发中国家。

我们也需要用更广大的视角来看,创造一个免费的信息世界会有什么结果。比如,这在网络上产生了大量的商业内容,有些是从新闻报道内容重制的内容,有些则是想要创造“故事”或是不想花费精力填充内容的网站;甚至,有些内容是由公司或是其代理写成的文章,只是要宣传他们公司或产品。就网站来说,这是不花成本就能生成额外内容的方法。值得注意的地方是有很多赞助内容并没有“竞争利益”声明。

这对科学来说值得警惕。比如,新闻对研究的报道正在增加(称作 churnalism),随着新闻报纸和媒体单位为了节省成本遣散专业科学记者,还有研究人员与科研单位需要展现他们如何运用公众金钱的压力,他们必须发表更多论文。我们可以看到宣传论文的新闻稿、新闻发布会甚至视频的数量暴增,作为公关工具,它们免不了夸大研究结果,甚至有越来越多的报道是由没有科学背景的记者完成,记者没有该具备的资格来评断新闻稿中提出的主张和声明,大众有可能开始对科学失去信任。

这些既得利益者入侵内容也有可能影响药物产品和手术程序

举个例子来看,最近 Wikipedia 屏蔽了上百位“黑帽”编辑,他们是公司花钱请来编辑文章的人。同时,像爱思唯尔这样的大型出版商会用走后门的方式宣传自己的内容,提供 Wikipedia 用户付费内容,鼓励他们引用爱思唯尔发表的文章,因为大多数的读者没有办法获取来源内容,大众只能相信这些信息,这完全违背了 Wikipedia 当初创立的民主原则,扭曲了免费内容的意义。

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政府减少研究支持、私人单位填补空缺的时候。再次强调,既得利益者有可能颠覆科学,用“科学最恐怖的敌人”来形容企业基金是再正确不过了。

简言之,研究、发表和报道都已经被财务与其他既得利益者渗透。而 OA 需要从更大的面向来看,确实,OA 不止无法减缓这些情事,最后还有可能助长,毕竟制药和医疗设备公司现在更有能力花钱请人代写文章发表在 OA 期刊上,宣传自家的药物和医疗产品,更别说投向假装进行同行评审的掠夺性期刊怀抱。

免费的内容需要代价。虽然免费内容是好事,我们还需要注意它带来的坏事。

在关于发表透明度的博文中,你说学术出版商和研究人员应该“致力变得更透明”,你能说明一下吗?

那篇博文的内容是从我跟出版商 MDPI访谈中截取出来的,MDPI 名列在 Jeffrey Beall 的黑心出版商名单1中的“可疑的学术 OA 出版商”。Beall 经常会在没有确切事实的情况下将出版商翻入清单中,所以我偶尔会跟名单中的出版商进行深度访谈,了解 Beall 的指控是不是对的。

过去八年来,我也进行了不少的访谈,我可以总结学术出版的透明度太低,以至于虽然掠夺性出版商确实存在,但无法完全确定它们就是无良出版商。

MDPI 就像大部分的学术出版商一样,目前采用双盲评审。MDPI 有可能是完全符合伦理道德的出版商,但这里的问题是,如果审稿过程是不透明的,我们没有办法判断投稿的论文获得了适当的同行评审,而这就是掠夺性出版商最常被指控的部分。如果审稿秘密进行,我们怎么知道论文在发表前究竟经过了什么程序?

不论 OA 或订阅制的期刊,有很多也经常被控诉收取高额的费用,这里的问题是学术发表不是一个真正的市场,因此没有办法限制价格,出版商可以收取任何他们要求的费用。如果出版商的财务不透明,我们没有判断他们的收费是否合理。

基于这些原因,我认为出版商除了程序,在财务上也应该要更透明。我也认为他们这么做有不止对自己有好处,科研界也会跟着受惠。

不过这样的沉默也有可能改变!像最近 Frontiers 公布了自家财务状况的细节,虽然公布的只是稽核过的账户,但这个改变令人欣喜。

不止 OA 期刊有财务透明的问题。OA 的提倡人士经常指控传统出版社收取过高的费用,他们也抱怨缺乏订阅制期刊收费机制,尤其是与大量订阅以及保密条款。即使出版商是上市公司需要公布财务状况,他们会混淆数字。

透明度之所以重要有三个原因。首先,出版商要回应或避免诈欺指控的一个办法是更透明,不管是他们的商业行为或是财务都要。再来,由于他们的收入主要来自大众,我相信他们有道德责任要更透明。

最后,最近这几年我们看到大家对学术发表失去信任,这是来自研究无法复制重现问题逐渐变多,还有越来越多的科研不端行为,诸如数据夸大造作图片甚至伪造同行评审等,还有从来没有疏解过的发表偏见

破解这些问题最好的方法是变得更开放,不只是开放获取,还有开发式同行评审、开放数据以及更透明的发表过程。

要强调一点,这不只是出版商的问题,也是科研人员的问题。在我看来,研究人员也不够透明,太容易屈服于发表压力跟晋升压力之下,选择提供快速发表的可疑期刊。

简单来说,我们现在在研究和学术出版界看到的问题,不单单是贪心的出版商的问题,而是研究圈全体的责任。而我相信处理这些问题最好的办法是更透明。

 

非常感谢 Richard 提供详尽的见解与说明!

接下来的第三辑 Richard Poynder 将分享他与学术人员和出版商互动以及取得开放研究的经验,他还会谈到“Open for Collaboration”,敬请不要错过。

 

注 1:Jeffrey Beall 于 2015 年 10 月 27 日将 MDPI 从可疑清单中移除

 

重新发布

喜欢这篇文章的内容吗?欢迎重复发表!
《意得辑专家视点》深信知识需要开放给所有大众并传播,因此我们鼓励读者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重复发表形式可为在线或印刷。我们采用知识共享(Creative Commons license),只要您遵守以下事项,即可免费重复发表我们的内容:
  • 作者信息:请尊重我们的作者,他们花费了时间精力为您撰写这些有价值的内容,重复发表时加注作者信息。
  • 意得辑专家视点:必须注明文章出自《意得辑专家视点》。
  • 表达您的情意:您可以加句“前往《意得辑专家视点》阅读全文”之类的话,啊,还有,别忘了加上文章链接。
  • 重复使用图片:要使用某些文章的图片必须事先取得许可,并加注图片原始出处。
  • 镶嵌代码:要重复使用这篇文章最简单的方式就是将下面的代码复制贴上您的页面!

 

请将上方代码直接复制贴上到您的网站,即可重新发布

Filtered HTML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Plain text

  • No HTML tags allowed.
  • Web page addresses and e-mail addresses turn into links automatically.
  • Lines and paragraphs break automatically.
国际期刊拒稿原因

相关分类

向EDDY博士提问

科研发表答疑